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抗击“新冠肺炎”声援团】诗歌作品—-卿洪义诗选

卿洪义,现居银川, 业余爱好文字,作品发表于《凤凰诗刊》《中国诗歌网》《诗歌中国》部分诗歌被《发现诗人》中华文学收录。有作品在2017年上海第三届诗歌节,荣获二等奖。
口罩
文/洪义
口罩
多了层防毒面具
一张嘴巴和两个鼻吼,同时出气
那个说疫情
可防可控,人不传人的人
被撕裂了丑恶嘴脸
在瘟神和魔鬼面前
口罩被贴上了救命符
没有国界和阶层
生命,被隔离在死亡恐惧中
囚禁,地球村内
被隔离的冬天
文/洪义
当古楚的编钟
被瘟神奏响
整个武汉被冠状肺炎沦陷
归元禅寺的大门紧闭
众佛被刻成沉默的雕像
江水呜咽,众生悲怆
每一处干咳,发热,头痛
都急需阳光清洗与医治
江城的风,四面楚歌
携着恐惶,惧怕蔓延大江南北
比瘟神和封城
更为可怕的是
那些逃离江城的麻雀
回到家园,如过街的老鼠
比瘟疫更为可怕的是一罩难求
生死关头,只有闭嘴无言
所有的人开始
憎恨邪恶的蝙蝠
所有的人开始
开始关注每日的疫情发展
在灾难和死神面前
人性的善恶与真假,将一览无余,触目惊心
熬过一个瘟疫肆虐的冬日
春天还是来了
带着温暖的阳光,与新鲜的雨水
带着雷神与火神的斥怒
带着邪不压正的天条
将瘟神斩除人间
众生祈盼
天无绝人之路
苍天有好生之德!
早春不早
文/洪义
被严寒封冻的冰雪
终于在早春二月
化作江河的咆哮
阳光撕裂开云层
去缝合大地的创伤
天空有抬头纹
引颈一把割裂生机的刀子
在北风里穿过
在树枝上刻出疤痕
一些枯枝折断
像被遗弃在旷野的骨头,丧失血性
等下一场雪埋葬
春寒料峭
畏寒者的口罩
被隔离成孤岛
一群麻雀叽喳了几声
又在风声里进巢
如惊弓之鸟不愿声张
加编辑梅林微信(chianwhml)投稿。
点击此处获得【抗击“新冠肺炎”声援团】诗歌征稿活动启事
优秀诗人的聚集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