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新实力诗人】劫翁:我开始接受更为久远的命名

2021—3-22
诗 人
劫翁,江苏宿迁
人,医务工作者。
铁匠铺(外一首)
文/劫翁
关于打铁,我有漫长的经历
火越烧越旺,让坚硬的铁软化
需要很高的温度,当铁像火一样
被放在铁砧上,剩下的时间就是反复地捶打
记忆让我在铁和锤子之间
不断地轮回
我怀疑被捶打的真实性,也怀疑
曾经以一个袭击者的姿态
敲打一块铁,让它成为一段完整的注释
这样的经历渐渐冷却
当我远离火,不再听到铁敲打铁
发出的声音
我开始接受更为久远的命名——
做一块石头,让流水浸蚀我
关于雪
雪在春天下,也在夏天下
下雪是存在的一种方式
当我们疲倦,有些厌世,雪就开始
像一个人的手中多了一块橡皮
开始清理自己的记忆,雪是虚无
是一个人讨厌自己连影子也不想要
雪是一个人最后的替代
那些一夜白头的人,那些慢慢白头的人
都是内心装着很深很厚的雪的人
一般人只有在冬天才能看见雪
踏雪寻梅、煮酒赋诗、附庸风雅
只有心里藏着雪的人,可以随时看到雪
甚至自己就是一片雪
关注新实力诗人,欢迎投稿
本 期 编 辑
柳叶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