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小说连载」红颜薄命(第一章) 作者:张士勤|天马竞辉4708期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中篇小说连载
红颜薄命
(第一章)
内容摘要:生长在大西北黄土高原黄河流域鸡头山脉山沟里的女青年苗苗,高考落榜,同时被前男友王恩义抛弃。在极度苦闷之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奈相亲结婚。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生活,使她红杏出墙,与有妇之夫马大为邂逅相遇于红尘之中。随后的生活中,苗苗、素素、雪雪她们三个不同年龄层次却有着相似命运的女人,为了爱情,为了婚姻,为了幸福而苦苦相争、追求、挣扎,演绎出了一场场婚姻悲剧。情为何物?耐人寻味。第一节小镇惊闻清晨早起,位于鸡头山下的牛蹄分小镇又开始繁华忙碌起来:清洁工人三洁、九慎他们清扫街道垃圾的扫帚、铁锨声再次响了起来。过往车辆逐渐多了起来,中、小学生们急急匆匆地走在上学的马路上,街道早起参加晨练的人们熙熙攘攘,大街小巷各商业店铺、门市陆陆续续地打开了营业的窗户和卷闸门。磬香园大酒店的鼓风机、抽风机又开始轰鸣,厨师、服务员们又在开始忙忙碌碌地工作了。他们要为张老五今天七十大寿宴席筹备、加工饭菜。住在金穗楼舒心旅馆的生意人等也已经洗漱完毕,开始打点行李,发动车辆,准备启程赶往当天有集日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辖区内的武家沟圈、麻子沟圈、孟家塬、三口窑摆摊儿。  
今晨似乎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
    “呜!呜!……”突然,刺耳的警笛,又好像是救护车的笛鸣声划破了平日比较寂寞的小镇。紧接着从小镇街道中心医院传来一声声女人凄惨的哭嚎声:“天哪,我的妹子啊!你咋就这样地走了呢?呜呜……”  让人毛骨悚然!   “牛苗苗出事儿了!”在人们张望、疑惑之际,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个令人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消息。   小镇上发生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好像平静的湖面上投进了一个重量级炸药包,波涛翻滚,涟漪起伏,一时难以平静。   苗苗的娘家人肯定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事实。当教师的父亲牛青山已经于年前病故,人们已不敢将苗苗上吊身亡的事情直接告诉苗苗那已经七十多岁的娘家妈了。为了弄清楚苗苗自寻短见的事实真相,娘家人打了报警电话,直至下午三点时分,县公安局现场尸检的刑事警察们,还有他们的警车仍然穿梭不断。最后尸检报告认定为:“无他伤,属自杀。”   平日里各扫门前雪,各自只顾忙碌自己的事情,也不怎么互相交往、互相亲密的人们,今天破例地与平常的举止不一样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个一堆、五个一团,交头接耳,挤眉弄眼,故弄玄虚,几乎全部都在议论交流着关于苗苗上吊自缢的话题与信息。有人扼腕叹息:“才三十几岁的人啊,小小年纪,竟然走上了自残的绝路,太不值得了!”
有人大惑不解:“她曾经那样不顾一切地、寻死觅活地要跟有妇之夫马秃子结婚,咋就才几年时间,却又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自寻短见呢?”
也有幸灾乐祸的女人们却不屑一顾:“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不安分守己,嫌穷爱富,抛弃自己的孩子和丈夫,勾引别人家的男人,拆散别人的家庭,破坏别人的幸福,自己遭孽,肯定不得好死,活该!”  
大西北边陲甘州,盛产“西北风”的地方,“沙尘暴”的发源地。这里“风景”无限,因此而闻名全世界。唐代以前直至秦琼敬德时期这里还属于边塞夷地。没有来这里旅游观光的人们是无法想象和体会到这地方的风土人情的。这里的山是秃的,草是枯的,树是朽的,河是干的,鸟是稀的,人是憨的。常年四季只刮一次风——从正月初一一直刮到大年三十还没有停歇的意思。这风能把山吹成秃的,能把深埋在山中的岩石开发出来,让它奇形怪状地搁置在高山峻岭的头顶上,倒挂在悬崖绝壁的半空中,风景之一;这风能把树木的躯体吹成扁的、弯的、朽的,风景之二;这风能把长在黄土层中的花草吹成蔫的、枯的,甚至连植被一起掀翻,裸露出黄、黑、褐多种颜色的沙粒、粘土,风景之三;这风能把河水吹成浊的、黄的,甚至让它断流变成干的,风景之四;这风能把地里的庄稼吹成折的、瘪的,甚至让它颗粒无收,风景之五;这风能把鸟兽们吹得无处栖身,迁徙他乡,越来越稀少、稀有,甚至让恐龙、大象、老虎、野狼、狐狸、孔雀、大雁它们在这里绝迹,风景之六;这风能把男女老少山民们吹得满脸通红,皮肤打折,沟壑纵横,未老先衰,风景之七;“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这风的名儿就是人们一听便不寒而栗的“西北风”。二、三月的时候,这风中还夹杂着细沙尘埃,遮天蔽日,昏天黑地,能见度只有二三尺。这风儿便从这里一股脑儿地就一直刮到北美洲,美国华盛顿的人民给它命名为“沙尘暴”。说它是仅次于地震、海啸、台风的第四大毁灭性的地球自然灾害!这就是中国大西北黄土高原的“弛名产品”、“土特产”!所以同是一个地球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包括联合国环保组织都向中国西北边陲甘州这边投资,开启了人类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退耕还林,植树种草,生态平衡”的伟大人文环保工程,从源头共同治理直接影响着全球气候和人类命运的“沙尘暴”灾害。  
这地方的地形地貌,自古以来就被定格在荒芜凄楚,人迹罕至的概念之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即便是在现代社会的目前,坐在直升飞机上俯视下去,依然如故。高峻陡峭的山峦此起彼伏,八面环绕,互相怀抱相拥,那一幅幅地貌图片,极像孵化小鸡的老母鸡正在龟缩着脖子,平心静气,闭目期待、守望着身子底下被自己孵化、孕育着的宝贝蛋儿。所以这地方又称鸡头山山脉。说实在的,这鸡头山脉底下确实蕴藏着极其丰富浩瀚的宝藏——石油、煤炭,包括比金子还稀贵的铀在内的各种稀有、贵重金属矿藏。在古老的过去,人们由于缺乏高科技技术手段,未能及时探测、发现、开发罢了。不是吗?现在中国最著名的长庆石油基地、白银金属有色公司、华陇稀土开发公司、华煤集团、六盘山水泥集团、苍龙砂石集团,还有航天航空高科技工业园区基地就是建设在这非凡、神奇的地方。就连奉行世界霸权主义的美国、日本也是对于这地方虎视眈眈呢!  
在群山环绕的鸡头山间隙中,由西向东流淌着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弯弯曲曲,延绵不断,形状景致犹如一条巨型龙蛇,婀娜逶迤,蜿蜒东去,名曰茹河,是古老黄河的一支小流域。小河湾的北岸边上坐落着一处二十来户人家的村庄。站在村口,抬头只能望见一线天空,早晨八九点钟,太阳已经几杆子高了的时候,村庄仍然还被淹没在大山遮挡的背影之中,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人们才能仰望得见浮在云端的月亮芽儿。所以,这个村庄得名——月亮湾。  
苗苗就出生在这大西北黄土高原鸡头山人民公社的月亮湾生产队。村子里祖辈几乎没有识文断字的人。苗苗的父亲牛青山虽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在人民公社时期的方圆几里地,也属于凤毛麟角的文化人,曾经在距离月亮湾十五里地的牛蹄分小学当社请教师。  
生下苗苗的那一年,前面已经有了一个哥哥牛犇和一个姐姐润润,苗苗属于那种超计划生育、暂时没有户口的“黑孩子”,因为超生了苗苗,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牛青山受到了牛蹄分人民公社的处罚,被取消了社请教师的资格,改当生产队社员参加集体劳动。  
第二节  情窦初开
斗转星移,不知不觉中,苗苗已经长大成人。天生丽质,出落得秀气标致,瓜子脸,粉嘟嘟,白白净净,好像西北风、还有这里特别狠毒的太阳的紫外线特别袒护她一样,根本没有山里人那种特有的黑里透红的肤色。大眼睛,水灵灵的,好像特别善解人意,能说话一样的那种感觉。嘴角两个浅浅的酒窝,永远挂着温馨的笑容,人见人爱,是方圆百里的美女。苗苗的学习成绩也特别优秀,初中毕业中考期间,以全乡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进甘州第一中学,一鸣惊人!大山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父老乡亲们为此而倍感荣耀。
  
自小被封闭在月亮湾山里的孩子走出山门,到现代化气息十分浓厚的大都市读书,苗苗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兴奋。洋气宽敞的教学楼,现代化、电子化的远程教育设施,吃饭住宿有食堂、暖气、自来水,偌大的读书室、阅览室,还有宽阔的水泥操场……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新颖。女同学们一个个穿着红色高跟皮鞋、系薄如蝉翼的丝绸旗袍、花花绿绿的时髦裙子,喝着新鲜牛奶,吟着爱情流行歌曲:“妹妹我坐船头,哥哥岸上走……”,无论上课下课,上街逛店,嘴里都含着巧克力、泡泡糖。父亲当县教育局长的陈丽丽同学,妈妈做原野大酒店老板娘的董丽琴同学,她们都佩戴着金光闪闪的项链、首饰,书包、手袋里面装着PP机、手机……所有这些,都让苗苗这个山里娃羡慕不已!自己除了学习成绩比她们优秀一点外,却仍然穿着妈妈做的千层底布鞋,吃着家里带来的咸菜干粮,完全一副落后农村山区的生活习惯。没有一件时髦衣服,没有一样和她们有可比性的东西,自己感觉十分寒酸,非常自卑,心底里却又十分嫉妒和不甘心。  
男同学王恩义是班上的重量级人物,班长兼文体委员。纨绔子弟,花花公子,手底下有一帮子哥儿兄弟。虽然学习成绩不敢让人恭维,但是凭借着自己的父亲是县委书记的优越条件,天不怕,地不怕,心眼又多,鬼点子又精,为所欲为,左右着班里的各方面局势,就连老师们也都对他敬让着三分。  
王恩义早就注意到了班上的学习尖子,漂亮、腼腆的苗苗,认为校花非她莫属。高一第二学期的一个晚自习的时候,王恩义从教室后排递给坐在前排的苗苗一张字条:“邀请美人参加陛下的生日宴会,千万,千万!没有推辞的余地!”苗苗脸红、心跳、害怕,不知如何是好,无所适从,心里没有了一点主意……  
下课的铃声还没有响结束的时候,苗苗就被王恩义的几个哥儿们不由分说地、连拉带拽地拥上了早就停放在学校门口的出租车,被带到了“红玫瑰酒吧”。三千元标准的宴席,鸡、鱼、鸭、龟、鱼翅、燕窝……应有尽有。七八个男女同学在一起尽情地喝,尽情地唱,尽情地舞,几乎狂欢一个通宵。苗苗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多少红、白、绿的酒和饮料,吃了多少酸、辣、甜的美味佳肴,只是觉得迷迷糊糊,天旋地转,眼前晃动着眩晕的景色:灯是绿地,酒是红的,菜是辣的,人是醉的!这样的山珍海味,这样的浪漫情调,这样的奢侈场面,这样的潇洒享受都是苗苗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也没有想到,就连班上王恩义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能对自己如此敬重,频频轮番敬酒,脉脉温情,还确实是那种情切切、意绵绵的异样感觉,自己简直是飘飘欲仙!嗨,多幸福的爱情体验哟!这世界上,凡是第一次的东西总会给人们留下永远都不会消失的深刻烙印。因为它带着你走进了好奇、新鲜、刺激、满足的境地。  
从此,苗苗对王恩义有了那种说不清的情感:依恋、思念、渴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种感觉。王恩义时不时对自己抛射过来的哪一个个特殊的眼神,隔三差五塞给自己的哪沉甸甸的一封封情书,还有自己现在脚上穿的红蜘蛛皮鞋,身上穿的苹果牌羽绒衫,都是王恩义亲自对自己的包装……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都会使她感激澪涕,浮想联翩。他就是自己的偶像,他就是自己的依靠,他就是自己的白马王子!从此他们形影不离,常常时不时就随王恩义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时不时随王恩义进酒吧、上舞厅、泡网吧,一发不可收拾。情窦初开的苗苗,因为爱情的困扰和折磨,使她再也无法静下心来认真学习。很快,成绩直线下降,由班级的第一名成为倒数第一名。  
高考落榜是自然的事情,王恩义靠父亲的面子托熟人,找关系,千方百计地让苗苗在“复读班”继续复读。在以后连续两年的高考中,苗苗依然名落孙山,非常没有面子地卷起被褥回到月亮湾自己的家中。而那个卿卿我我,山盟海誓,非苗苗不娶,还保证苗苗的前途、工作全包在自己身上的恋人——王恩义却在与苗苗上过几次床之后,半年之前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一声便弃她而去,随着县委书记的父亲的高升去了省城,远走高飞,音信全无。
第三节女大当嫁一个沉重的打击:失学、失恋。靠山山崩,靠水水流。心性高傲要强的苗苗悔恨交加,痛不欲生。她恨:恨自己命运不佳,恨铁不成钢,恨自己没有珍惜大好年华而认真读书,恨自己不该去县城读书,恨自己不该相遇王恩义,恨自己不该羡慕荣华富贵,恨自己不该图虚荣上当受骗而爱上一个花花公子,并且为其付出了一切。恨王恩义,恨他是个小人、骗子、伪君子,恨他忘恩负义,恨他花言巧语欺骗了自己的感情。恨男人,男人不是好东西,咋就能忍心像摔抹布一样随便抛弃了一个痴情少女的一片芳心呢?  
整整半年时间,苗苗情绪低落,神情恍恍惚惚,茶饭不思,闭门不出,什么事情也懒得做。百无聊赖的她,只是成天呆呆地坐在电视机前发呆流泪。看着同窗好友们有的如愿走进了大学校门,有的外出务工做生意,为了人生前途,他们一个个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着落,而想想自己却像飘在一汪死水湖面上的浮萍,无人问津,无所事事,无所适从。  
看着整日神志恍惚、日渐消瘦的女儿,父母们不得其解,摸不着头绪。心想,女大十八变,女儿咋就变成这样子了?少言寡语,头也不疏,脸也不洗,没有了从前的那种说说笑笑、欢乐无比、非常阳光的俊俏模样,没有了平常那种好讲究、爱打扮、爱干净、讲卫生的习惯与勤快风格,时不时还摔碟子抛碗,对父母发脾气。他们也搞不清楚女儿究竟是怎么了。病了吧?于是请来医生把脉,医生摇摇头:“这娃是思想病,与吃药没有什么关系的。”恰好,家住惠大庄的舅舅这天来家看望自己的姐姐,见此情形,耐心地对外甥女苗苗开导安慰说:“孩子,考不上大学也没有什么要紧,天下走长安的路多着呢,不要把这事刻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身体要紧,再说了,以后还要谈对象,结婚过日子呢!”  
说到此时,没有想到苗苗竟然捶首顿足,哭得更加恓惶,始终不说一句话。  
舅舅和苗苗父亲、母亲背着苗苗商量:“孩子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丢了魂似的,是否找‘贾半仙’问问?”
  
于是父亲跑一百多里路去鸡头山寺院请来了巫神马脚贾相臣。这人六十多岁,戴墨镜,蓄八字胡须,穿黄色道服,自小就在鸡头山寺院做道士,能掐会算,能说会道。一些疑难杂症、奇异现象他一般来说都能为施主们有根有据地解释的头头是道,让你云里雾里,使你茅塞顿开!他时常为哪些在生活中彷徨徘徊无所适从的人们指点迷津,很像那么一回事情。这一带的老百姓常常请他来安宅镇穴、关魂送病、卜问吉凶。人们大多不知其真名,称呼他“贾半仙”。  
这“贾半仙”在问过苗苗的生辰八字之后,掐指一算,煞有其事地口中念念有词:“儿女情长,结婚冲喜!”留下八个字,收取八百卦钱便扬长而去。  
舅舅对自己的姐姐、姐夫说:“半仙都指点明白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苗苗这女孩子家,如今都二十二岁有余了,也不是什么书把娃脑子神经念乱了,其实真正是‘相思病’呢!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干脆给娃娃介绍个对象,‘结婚冲喜’兴许娃娃的情绪还能好一点。”秀秀的父母说:“那是,那是!”
图片:网络
作者简介:笔名介非,实名张士勤,(另有曾用笔名,若愚、力夫、眼镜先生等等)54年出生,汉族 ,党员 ,银行干部,经济师职称。甘肃庆阳镇原县茹河川人 ,热爱生活,酷爱文学。75年参加工作之后,坚持经常于业余时间写文。本人数百篇报告文学作品分别发表于《中国金融》、《农村金融》、《北斗》、《甘肃日报》、《陇东报》等报刊杂志社。从2012年开始潜心从事文学创作。又有杂文、散文、诗歌、小说等数百篇作品三百余万字,分别发表于《好心情》、《江山》、《火种》、《湘韵》、《潜夫山》等文学网站。先后在火种公益文学网站担任短文、小说编辑、主编,在江山文学网站《峥嵘社团》担任社团副社长、编辑,在湘韵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曾荣获“江山之星”、“优秀编辑”荣誉称号。目前出版《介非文集》上册一部,三百余万字。著名微型小说有《心灵的开关》、《二毛取经》、《玫瑰色的月亮》、《生死轮回》、《牛心慌慌》、《财富、成功与爱》、《喜子的惊喜》等。著名小小说有《不一样的幸福》、《谁主沉浮》、《熊二升迁记》、《不能言说的爱情》、《陈二爹的官司》等。著名中篇小说有《红颜薄命》、《二愣子的婚事》、《大杂院里的故事》《谢桃花》等。著有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原名水沟滩洼的风雨声)(连载)二百余万字。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欢迎您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文社对投稿作品有修改、编辑、宣传等权利,同时尊重作者署名权。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谢绝微信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