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作家诗文】回老屋||乐者(湖北)

回老屋
◇乐者(湖北)
一日,突然接到在外地工作的小弟的电话,他心血来潮地邀请我们兄弟几个周末回老屋看看。久居闹市,平时很少涉足乡野,再说,近二十年没回,我欣然应允。 我的老屋坐落在一个偏远的丘陵地带,湾子名叫蒋家独屋。说是独屋,其实也有七八户人家,五个不同的姓氏,只是姓蒋的多两户罢了。 老屋所在地交通极不方便,出行没有公路,都是些羊肠小道。但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鸟语花香、人杰地灵,是个美丽的地方,也是我儿时的乐园! 整个湾子呈散居状,东西向,和所有山区村庄无二致,也为依山而居,背靠一座山,名曰张家山。说是山,其实也不高,就是一个略高于平地的小丘陵而已。湾子四周没有一户姓张的人家,至于为什么叫张家山已无法考证。依稀记得山上只有一些矮松,因为到处都是坟冢,儿时伙伴都对此山有敬畏之心,不敢去玩耍,嬉戏打闹。 屋后的一大片竹林却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竹子多又密,竹叶青又嫩,竹竿直又高。夏天,竹林似一顶撑开的绿色巨伞,为我们遮阴避阳,消除炎炎暑热;冬天,它又像一堵严实的墙,为我们抵御严寒,带来浓浓暖意。我们在竹林下捉蜗牛比赛、捡竹叶编斗笠、洗净拿回家包饺子、荡秋千做飞人、爬竹竿比高低……只要你喜欢,欢乐无处不在。夜晚的竹林更有情趣,月光朗照,竹影斑驳。沙沙的竹声与蝉鸣声交织在一起,好似合奏曲,令人陶醉。听夜风轻舞,似缥缈仙乐,给竹林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最有意义的莫过于剥笋叶给大人们做蓑衣。用笋叶既轻便又防水,如果送人,那可是最珍贵的礼物。 湾子门前有一口呈纺锤形的水塘,不大,大概几亩地的样子。塘边有一块不知从哪弄来的几米见方光溜溜的大青石板做成的埠头,这是供所有人淘米、洗菜、洗衣服的地方。 塘水清澈,各种不知名的小鱼经常光顾埠头觅食。我们就用一搪瓷盆,里面撒些秕糠,用一透明的塑料布蒙在盆上,四周用布条,细绳一圈圈系紧扎牢。然后,在塑料布上弄几个两三指大的小孔,把盆灌满水沉入埠头下的水中,不到半天功夫,从水中捞起来,可以捉到大半斤的小鱼小虾。回家洗净,母亲就会香煎或油炸给我们改善伙食。那滋味真叫一个爽!脆生生,香喷喷,满嘴留香。 水塘里不光鱼多,菱角也多。夏末秋初,满塘都是成熟的菱角。大人们上田间劳作去了,我们纷纷从家里扛出圆盆(一种直径一二米的大木盆)放在埠头边上,再从家里拿出小马扎,坐在盆里划水到塘心摘菱角吃。可别说这是一简单的活,技巧大着呢! 首先,要因体重、个子大小选择圆盆的大小,太小怕承受不住重量。太大扛不动不说,划水也不方便。其次,不能坐在盆中,那样盆在水中团团转,人控制不住方向。必须靠盆边,用两膝盖死死顶住,用双手划水才能前行。最后一点,划水的时候一点要平稳、缓慢,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就会吃水沉没,把人倒扣盆底。当然,对于我们这些农家孩子来说,这都不是问题。不到半天的功夫,我们每人就摘到大半盆的菱角。伙伴们分工明确,有的打扫战场,有的分发到各户,每家都有菱角吃。有的小伙伴吃多了,嘴角都变色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开心地笑个不停。 水塘的两头和一条水渠相通,这条水渠,应该是当年毛主席号召大兴水利挖的吧?渠不宽,两三米的样子。一头连接不远的水库,一头蜿蜒地通向远方。夏天,水库放水浇灌农田时,那条水渠就是我们的天然游泳池。嬉戏、打闹、扎猛子、潜水、打水仗,天天泡在水里,一个个晒得黑不溜秋也高兴。渠道两边自然生长着成片的篙芭(茭白)。每当成熟的季节,我们还进行采篙芭比赛,采得多的,特意留下篙芭长长的尾苗,把它打结绑在一起,挂在前胸后背,摇着膀子走路,那神气,活脱脱就是一个从战场凯旋的勇士! 水塘四周坡地上栽有很多栀子花树,花盛的时候,远望一片白,香溢几里地呢。稻场边栽种有好多桃树、梨树、橘子、板栗等。可以说,四季有花香,有水果吃。 最美的莫过于湾子前那一片片梯田了!每当油菜花开的时节,那一片片梯田确切地说是一大片油菜花海。绿色的花杆顶着金黄色的小花,犹如穿绿裙子的仙女,围着一条黄橙橙的纱巾。极目远眺,金黄和碧绿一直从山脚延伸到半山腰。…………
老母亲仙逝后,家里的弟兄们都陆续搬离了老屋,也是因为琐事太多,总想回去看看,一直未能成行。这次小弟相约,正合我意。我们几弟兄一大早便出发。老城一切都变样了,城区扩展好快,面积是原来的若干倍了。公路宽敞,四通八达。路上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接踵。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可我们如“脱笼之鹄”,归心似箭,无暇欣赏。
终于到老屋了,可眼前的情形却让我们目瞪口呆!湾子背靠的张家山,现在成了一个养鸡场了。虽然围着高墙,但老远还是能闻到那种动物粪便散发出恶臭,墙外粪水肆意横流,我们忙掩口鼻,赶紧逃离,去找寻回老屋的路。 可哪里有路啊?本来的羊肠小道现在不知所踪。荆棘丛生,蒿草齐腰。我们凭感觉用棍子探路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地前行。整个湾子死一般沉寂,只有偶尔从草丛深处扑棱棱飞出一两只肥硕的野鸡,让我们惊出一身冷汗,也让这死气沉沉的湾子仿佛有了些许活气。 原本成片的竹林现在也不见,只有三三两两稀稀拉拉的几杆要死不活的散长在茂密的灌木丛中。水塘边的埠头连同水塘及两端的水渠被枯枝败叶、泥土沙石填平不见了,一滴水也没有。塘边的栀子树瑟缩着在疯长的高大乔木下拼命地挣扎着身躯努力地想探出自己的脑袋。依稀可见几枝桃树的树干长满了桃胶,那不会是桃树孤寂的眼泪吧? 祖屋后半部分早已坍塌,屋顶的椽子瓦片已脱落,开了好几个大的天窗。从门缝可见,曾经明亮的客厅到处是蜘蛛网的世界,地下有很多积水,主墙已开裂,摇摇欲坠。我们不敢贸然进去,只留下声声叹息,怅然而去。 只有门前冰冷的青石板台阶还是老样子,光溜溜的仿佛在诉说着自己孤单。稻场边是从前的菜园子,有伶仃的几株野生蔬菜如挨了当头棒喝,蔫头耷脑;瓦楞上,几株野草如耄耋老者的髯须,在风中簌簌地摇曳着;阡陌纵横的田野似一张布满皱纹、形容枯槁的老脸,没有一丝活气;飘渺的远山,像妙手丹青随意勾勒的一幅水墨画,颜色单调;一只昏鸦掠过旷野,更显出老屋的凄清和冷寂。正对客厅门前的那棵光秃秃的苦楝树,残存着几粒黄橙橙的花生大小的果实,几只麻雀在冗枝之间腾挪跌宕,鸣啭着老屋的破败与凄凉。 “靡靡逾阡陌,人烟眇萧瑟”,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了杜甫的诗句。这难道就是我魂牵梦绕记忆中无限美好的那个老屋么?! 返城的路上,兄弟们个个感伤,沉默不语,郁闷极了。好半天,小弟打破沉默,说:老大,等到老屋的路修好了,我们把老屋重新修一下好吗? 三弟接话道:修好了,谁来住呢? 是啊!现在城市发展了,人都到城里去了,老屋都破败了,田也没人种了,土地也荒芜了,整个湾子一个人也没有。修好了,谁来住呢?
2020年深冬
业务承接1《中国文艺家》《鸭绿江》《南粤诗刊》《大渡河》《齐鲁文学》等省市级纸刊作品发表荐稿;2.个人作品集(诗集,散文诗集,散文集,小说集,传记等)国内独立书号、国内丛书号、国际书号、自存赠阅无书号出版;3.个人、单位、社团纸质报刊编辑、排版、出版。业务详情,可与主编鸥鸣(微信号:om8383883)联系。作者简介
乐者,本名熊在旺,湖北安陆人。爱生活,爱读书,爱思考,偶有作品发表于各地报刊杂志、网络平台。主编鸥鸣诗集征订
网订方式:邮寄地址(姓名,地址,手机号码)及购书款50元(已免邮资10元)微信发至鸥鸣微信:om8383883
本刊主编鸥鸣的个人诗集《悄悄读你》,一经推出,反响热烈,深受好评,热销不断,尽管已由出版社三次印刷,册数也仅余小量。
《战疫诗证》是抗疫时期本刊献给诗坛的巨献,诗集凝聚全国诗人的力量,为中国抗疫战呐喊鼓劲,以诗的形式给中国抗疫感天动地的事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见证!
《2020优秀诗歌年选》是岭南文学传媒历经大半年的筛选,从本传媒旗下三大平台《岭南作家》《作家诗文》及《作家专刊》所发布的数以千计的诗歌作品中精选出版的作品集。
投稿·荐稿·文责◆微刊投稿:来稿请附简介及近照,直接通过微信发给总编鸥鸣(om8383883)。◆纸刊荐稿:本平台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现代诗、古诗词)为主,发表后读者反应良好(点击量,赞赏额,评论数三大主标)效果好的作品将推荐《大渡河》《齐鲁文学》《中国诗》《南粤诗刊》《深圳诗歌》《华南诗刊》等省市级纸质刊物发表(注:纸刊只选荐30行内诗歌,简介100字内)。◆责任声明:作品文责自负,必须原创首发。投稿后无需催问,一般采用周期为两周。逾期未用可另投。杜绝一稿多投,以免造成编辑费时混乱。关于稿费◆稿费来源于读者赞赏,赞赏额超20元起发稿费,稿费占赞赏额50%,其余用于平台营运;◆稿费一般每周星期天发放,一次性发放,后续不再发;◆稿费以微信转账方式发放,作者必须加主编鸥鸣微信(om8383883),不加视为自动放弃稿费。《优秀诗歌年选》征稿◆2020《岭南作家·优秀诗歌年选》已经付梓即将面世,2021年《岭南作家·优秀诗歌年选》征稿现已启动;◆入选办法:审核入围展示-平台择优选出100人左右的作品-个人最终确认同意授权出版;◆年选作品征集体裁:现代诗,近体诗词(律诗、绝句、词),古风体诗歌、散文诗;◆投稿方式:新作品,作者直接微信投与主编鸥鸣,注明“年选投稿”;已在本传媒旗下公众号发布的作品,作者直接把作品链接发给主编鸥鸣,注明“年选作品”。主编鸥鸣微信号:om8383883。
总编:鸥鸣 微信号:om8383883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