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职业技能培训

【第489期: 现代散文《一场父女,万世恩缘》作者 :邱华/一蓑烟雨】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作者简介:
邱华,女,上世纪80年代初毕业于师范学校。做过中小学教师。上世纪90年代初调进某国企,作党建工作。90年代中期辞职经商。

《一场父女,万世恩缘》
1980年7月,我拿着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回到村里,父亲正带着村民干活,他们围拢过来,目光全是惊羡。父亲说:“她行了”,语气放心而安定。
1984年8月,我去福建,父亲送我到村口。后来我知道,当我走远时,他转过身,眼泪“哗”地流出来了。他后悔,不该允许我走那么远。

1989年10月,秋收正忙。下班后,见父亲还未回来,我把一岁的女儿交给母亲,一个人走进山沟里去接他。就在前一天,赶着马车的父亲在拉秆棵时,下一个陡坡,马突然飞奔,父亲被带到轮子下。万幸的是:车过,人安。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能,给学生上语文课时的那种兴奋,全无。“滚蛋吧!中囯文学。”

1993年,父亲的一场重病,让我清醒地认识到:继续工作在单位里,我将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女儿。薄土地上,再辛勤耕耘也无收获。“许多事情,大局已经无望了,应该从速放弃,不可空耗自己,不可空耗一生。”不知哪本书上读到的这句话,反复在心头想起。于是,我一派清坚地跟单位说了“再见”。做生意的第二年,我便把父亲从老家接了出来,第三年,小弟大学毕业有了工作,我们把母亲也接了出来。

每个除夕的下午四点,我关上店门回家。一个人走在安静的街上,听着远远近近的鞭炮声,想着父亲又增加了一岁,想着我已有能力养父母,想着家里一群人正热热闹闹忙着大年晚饭,幸福把心撑得满满的。

2000年深秋,太阳是黑的。我的父亲,走了。
梦里,一座光明的山,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依然穿着我买来的那套深蓝色中山装的父亲,拄着手杖。一道对开的红漆大门,父亲在门里,我在门外。我对他说:“爹,过年过节,你到门口来,我好看你!”

一:学习诗词报名平台
碎玉书斋诗词学院招生部,QQ群号:488237235欢迎您
二:诗友投稿联系方式
敬爱的诗友们:
我们深圳珠江文学社,刊物赞赏费新拟如下:
2.刊物赞赏作者占百分之七十,平台占百分之三十。
②刊物内容要求:原创首发,三百字以上,相片一张,简历一份。
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欢迎大家投稿,投稿请加我微信:13028808322。
深圳珠江文学社。
:沧海云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