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座敷童子哪里多(这,便是座敷童子现身了)

座敷童子哪里多

这些日子
土豆一直借住在耕助本家
耕助家是大户人家
当土豆刚来这里时
大大的宅子里
总是来往着神色匆忙的侍女
和穿着奇怪衣服的外地商贾
可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最近这几天
宅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了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装武士刀的箱子
默不作声的呆在原地
漂亮的园廊再无木屐匆忙嘎达
围墙边原本修剪的整齐柏树
泛出了墙头
只闻得北上川湍急的流水声

这天清晨,窗外露水滴答
土豆兴趣盎然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正好要告诉耕助
于是披了耕助母亲做的羽织出门
“呜——呜呜————”
空无一人的长廊
只有倾泻而下的阳光
洒在地板上
“呜——呜呜————”
声音由远至近
什么人在哭?
土豆改变方向
先寻那哭声而去

宅子深处有个漂亮的庭院
蜿蜒的石板路旁种着各样花木
在早晨雾气很重的当中
耕助母亲穿着白色的裤子
若有若无的紫染和服披在身上
已为雾气所湿润了
两鬓仅用一根蓝色丝巾绑着
显得有些凌乱
随着啜泣她的双肩不停起伏
也不知她哭了多久

“…您还好吗?”
土豆站在原地
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原本大户人家的得体与礼仪
此刻已荡然无存
“都怪我…,都是我逼走了它。”
“没了它的庇护,我的孩子们以后该怎么办”

它是谁?
土豆还在疑惑
耕助的母亲继续说道
她出嫁前名叫采女
年轻时常在河边采荷叶编作蓑衣
因美貌而被耕助父亲左卫门看中
随后嫁进本家
生下了耕助,仗助,佐助,梨花四子
年轻时为了本家的生意辛苦奔忙
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
家族终于富有且获得封赐

从小就瘦小多病的耕助
并未随着本家的兴旺而变好
采女看着最心爱的孩子
因身体瘦弱多病而交不到朋友
心中常为疏于照顾耕助而愧疚

于是开始不惜钱财为耕助补养
传闻中唯有吃下鲸鱼的肉才能强身健体
还有穿上狸猫腋下的皮裘才能祛病
所以即便假借他人之手
采女也在所不惜
残害了许多无辜生灵的性命
却没有医治好孩子
还让家族因瘟疫而衰败

仆人和亲友都搬走了
只有土豆敢来为耕助治病
福气和敬畏互为因果
任何一方失去平衡都会有不幸发生
采女伤害了生灵
违背了左卫门家祖的家训
触犯了默默守护家族的守护神
——座敷童子
只要座敷童子守护的家族
便会一直兴旺
座敷童子一旦离开
就说明这个家
离灾难不远喽

听到这里
土豆恍然大悟
他想起做的梦
原来那竟不是梦
昨天晚上
土豆喝了粥早早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
就听见窗外有人在喊
“喂——喂——”
土豆下床打开窗户
那时候
月亮正挂在头顶
在窗外那颗桂花树上
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儿
长得还挺清秀
一刀切发型整整齐齐
穿着带有家徽的白色和服
身上罩有一件草编的蓑衣
腰间配戴着长刀
脚踩一双红色带子的木屐

土豆问他要不要进来
他说要
嗖的一声就从树枝上跳进房间
土豆装作没事似的偷瞄他几眼
只见这小人儿啊
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
端端正正的坐在窗前
仰头看着窗外的月亮
乖乖地什么也不说
土豆好奇就问他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这小人儿嗓音可好听了
他回答土豆说
有人破坏了“平衡”
天与人之间的默契被打破了
所以想换个住处
可是实在没有地方可以去
他有点喜欢这个留在这里没搬走的胖乎乎的土豆
考虑要不要去土豆家住一段时间

这下土豆可犯愁了
自己和白熊可是一直住在店里的呀
突然要来新人
住在哪里呢?
土豆歪着头想了半天
决定应该和白熊一致
不管是什么人
只要需要帮助
就一定要尽全力
绞尽脑汁为小人儿思考容身之处的土豆压根没注意到
小童子已经悄悄钻进他的背包了呢

尽早醒来站在窗前
望着空荡荡的庭院
土豆心想
刚才是不是在做梦呀
但现在听到采女所言
才知座敷童子真的来过

后来,土豆用白熊的方法治好了耕助
拜别了采女一家
回到了白熊身边
说来也奇怪
从那以后啊
来到店里的人可是络绎不绝呢
这,便只有座敷童子才知道原因了

 图片 ??  村村 
 撰文 ? 八公 

YOU MAY ALSO LIKE
“史上最全的织物护理手贴!”

座敷童子哪里多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