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种田幸福生活(幸福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地也是一种)

种田幸福生活

一个家庭农场有一个能干农活的老公,和一个爱拍照、爱发朋友圈的老婆就足够了。这是我第二次去慈糖花果农场的“领悟”。
 
桂林慈糖花果农场的女主人慈玉应该和我同龄,三十出头,但是我觉得年纪尚轻的她已经在朝着人生巅峰走了:嫁了个学计算机又肯干农活的老公,生了两个跟桂林山水一样秀气的女儿,“坐拥”两个山头、几亩良田,种瓜、种花、种菜、种了不知道多少种果树。
 

这次去看她种的桃子。

她种了黄桃、水蜜桃和鹰嘴桃。黄桃、水蜜桃已经采摘吃完了,量少,只够家人和亲戚吃,没敢发朋友圈。鹰嘴桃种下了四年,今年进入了丰产年,200多棵桃树自然挂果成功,果实累累。

慈玉看着这一派丰收景象,好不欢喜,她是那种给点阳光就开花的女孩。哪知道最近雨水太多了,鹰嘴桃长相很欠佳,身上都是黑色的斑点,裂口的情况也很多,再加上又要贡献一部分给鸟儿、虫儿吃,感觉情况又有点不妙了。
 
“那每棵保本五斤,200棵树也有1000斤。如果卖10元一斤,也有一万块收入了。”慈玉是很乐观知足的。
 
去年10月份,我去看她的葡萄,才种下去几个月,今年再去已经挂果了。她超级兴奋,超级有成就感。之前她爸爸觉得不会长果的,打算铲了,拆了塑料膜种百香果。她在朋友圈发文嘚瑟:是谁说不用农药种不出葡萄的呀,你看,我们慈糖农场的生态葡萄,现在才刚刚满一岁,我已经有吃啦。
 

现在他老爹没话说了。
说真的,她这个土质真的差。土里都是石头子,是靠着酵素肥和地下泉水的呵护才长成这样的。我知道葡萄喝水是很厉害的,汪曾祺的《葡萄月令》里写:葡萄一年不知道要喝多少水,别的果树都不这样。别的果树都是刨一个“树碗”,往里浇几担水就得了,没有像它这样的“漫灌”,整池子地喝。

水在慈玉家的农场是个大问题。她这里不临水。

还好,这座山底下会冒泉水,有好几个泉眼。她和老公就用水泵从泉眼这里抽水。把管道沿着山一直铺到山顶,然后在山顶安装几个不锈钢大罐子,每半个月抽一次水灌满罐子,需要浇水或者淋肥时就放水。当初铺管道时把家里亲戚都叫来帮忙了,七八月份的桂林,每个人身上都是湿哒哒的。

慈玉不久前还在朋友圈发文写道:又有水管裂了!这些年被抽水整惨的我们,修水管、修水泵无数次。
 

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收集雨水。山脚下砌了一口水池,既可以收集雨水又可以引来青蛙。这次去发现她在山顶又挖了一个大深坑收集雨水,去的时候刚好下雨,雨水哗啦啦顺着陡坡流进大池子里,真是壮观。用水的时候再用电抽上来。
 
葡萄和草莓是套种在大棚里的,草莓是需要大水大肥的植物,二者种在一起很搭调。大棚里有自动灌溉系统——其实就是安装了定时器,定时滴灌或者喷灌,喷灌的作用主要是给大棚降温,滴灌才是主要的给水。很高级的感觉。
比起娇贵的它们,鹰嘴桃就容易伺候多了。
 
我问她,鹰嘴桃要经常浇水吗?她居然回答我,“我没浇过水啊。”“啊?”“就靠雨水啊……果树就是种的时候需要浇很多水,后面都不用管的。”“施肥呢?”“今年施了两次肥,这四年总共施了三四次肥吧,主要是种的时候放了很多基肥。”
 

农场的肥料有三种,一是拿花生麸和酵素沤肥,二是用亲戚家的家畜肥,三是外购有机肥。
 
春天,他们给鹰嘴桃施了一次牛粪发酵的有机肥,夏初淋过一次环保酵素发酵的花生麸液。
 
用花生麸和酵素沤肥还不是很成功,有的沤出来是香的,有些却是臭的。慈玉和老公还没找到门道。沤肥的桶沿着山每隔一段路放一个,需要施肥的时候就直接从桶里取用。这俩人是很会“偷懒”的。
 

在他俩看来,最累得事情就是除草。当然这个活主要是男人干。最怕的是夏天,顶着大太阳,又晒又累。最恐怖的是会遇到蛇呀、黄蜂呀各种动物。
 
他老公发朋友圈调侃:这几年干生态农场,被蛇咬过1次,被黄蜂叮过8次左右,被蚂蚁叮过12次左右,被虫子、蜈蚣都咬过。我体内已经五毒俱全,何时能练成盖世神功。

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刚刚把山顶的草割完,底下的草又长上来了,从山顶往下走的时候,我的裤子全部被打湿了。
 
总之他们不是在山上割草就是在田里割草。他们种玫瑰花和金丝皇菊在田里,二十来天草就长起来了,这速度真够累人的。不过割的草直接覆盖在地里又变成了肥料,土地倒是越“割”越肥。
 
每次割完草他俩就觉得日子轻松多了。“常规种植的要经常打药呀、打除草剂呀,很累的,今年雨水又多,打了药都没用,沃柑都在犯溃疡病,你看这叶子,我那些都没事,今年雨多,反而长得快。”慈玉有点“幸灾乐祸”加骄傲啊。
 

她指给我看的是她爸妈种的沃柑,种在同一座山的另一面,常规种植,不过用的是农家肥,已经两年不打除草剂了。但是他爸今年又忍不住打了一些,被慈玉说了就没继续打了。
 

她和她爸妈的沃柑是同年种下的,今年也是第四个年头了。去年她爸妈的沃柑大丰收,她的沃柑树只有几棵结了零零散散几个果,当时去看了真觉得不可思议。今年去看,还是没啥果,但是长大了不少,样子也非常健康。

慈玉很淡定的,“我的果树都没事,自然生长的就是生命力强,我无非就是等待的时间长一点,但是我不累啊。”

这个话真让人开心。
 
我突然意识到好像人生并没有“等”这件事,我们在等果树成长,可那就是它的一个生命过程啊。
 
慈玉也没在专门等着,她要干别的事情啊。春天草莓熟了要熬点草莓酱卖啊,桃花开了摘了花酿桃花酿啊,玫瑰开了赶紧采了提取纯露啊,晒制花茶呀,桑葚熟了做桑葚酒啊,桃子熟了,西瓜熟了,百香果挂果了要搭架让它爬藤了……

每个季节,每个时令都有事情可做的。
 

我这个时节去是有口服的,品尝了野西红柿、玫瑰花茶、西瓜,每一样都让人的嘴巴惊叹。

慈玉种了几分地的西瓜,一踏进去,每走一步都能见着瓜,喜人喜人。大地真是神奇的,把东西种下去,给它一些照拂,它给我们的会超出我们的想象。我是从热爱吃开始忍不住赞美土地的,借用沈宏非评价陈晓卿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我的嘴里常含口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慈玉才是顶级的吃货,农场的食材一定先满足自家人。比如鹰嘴桃,她看到桃子的情况有点不好,赶紧先把几棵树的桃儿套上袋,万一全军覆没了,这几棵树的桃还能保住。在“吃”上,她从来都是先己后人的。
 
鹰嘴桃的病虫害怎么处理?我问她。
 
“它没啥大的虫害,生命力很顽强,就是嫩芽老被虫吃,还是就是患卷叶病,你看这里就是。”

“是因为有虫吃它吗?”
 
“是一种病菌导致的,叶子长出来没多久就卷起来了。”
 
“那怎么处理呀?”
 
“我没管它呀。”

 ……

这个农民当得是不是有点轻松啊?我暗想。
 
一路往山上走,看到桃树挂果真的很多。有的已经渐渐“着了色”,像涂了一点胭脂。

看到有一个泛红的裂了嘴,忍不住摘下来吃了……还有一些涩味,但是脆甜的感觉已经显露无遗。鹰嘴桃和水蜜桃是完全不同的口感,好比是粉苹果和脆苹果,但二者都有浓烈的甜蜜,所以容易招来鸟和虫大快朵颐。

今年鹰嘴桃成功自然挂果得益于枝剪得好。
 
“今年就是给鹰嘴桃修剪了枝,我们不太会剪,专门从海洋(桂林的一个乡)请了三个种桃的农民帮我们修剪。我发现其实这些常规种植的农民是很有经验和技术的,只是他们会用农药、化肥而已。”慈玉对这些普通的有丰富经验的农民非常称道。
 
给桃树修枝的作用一是剪掉那些无关紧要的枝杈,让营养集中供给挂果的树枝,否则枝条疯长,挂果反而不好了;二是让果子尽可能照到阳光。但是后来慈玉发现果子太多了也不行,营养跟不上,所以后来又给树做了疏果。
 
果树的种植中,修剪枝是很关键的,需要持续地学习。为了学习给葡萄剪枝,慈玉特意两次去兴安县(桂林的一个县)请教了一个种植葡萄的高手。兴安是葡萄之乡,那里出产的葡萄很有名。
 
一讲起学到的经验,慈玉也是滔滔不绝,“给葡萄剪枝要够狠,剪得很光的”。说话间拿起剪刀就“咔嚓”下去。“到了冬天所有枝叶全部剪掉,就剩一根老条。”她蹲下来告诉我要剪到的位置,我都能想象那时候葡萄成为一个大秃子的样子。
 
她和老公已经变成了全职农民,不断地在摸索种植的经验。在绝大部分年轻人往外走求生活的今天,这两个回农村的年轻人确实显得“稀奇”“古怪”。
 
初为农夫时,她特别焦虑农业种植技术,见人就问,见机会就出去学习,接触了自然农法、活力农耕、朴门农业。走了一圈之后,最后弄明白了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要应当地、当季、当时,这是一个活的,随时变化的操作,没有死规定。
 
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她:现在农场的收入能支撑一家人的生活吗?
 
她一点也不避讳地回答,可以呀,可以呀。不过小女儿要上幼儿园了,一个学期下来,两个女儿的幼儿园费用得一万块左右,开支会大一些。
 
所以做农民还是可以挣钱的呀,也许只是大家不愿意像她这样慢慢挣钱吧。
 
我觉得慈糖农场能持续下去并能挣到钱的原因是它的东西太丰富了。生鲜的食材有草莓、百香果、西瓜、桃子、芋头;自己加工的有食用酵素、桃胶、草莓酱、桃花酿、桂花酿、洛神花茶、金丝皇菊茶、玫瑰花茶、玫瑰纯露、艾草纯露;找人代工的有无添加的腐竹、干米粉。
 

丰富的背后是农场主的生活态度。不追求大规模,自己爱吃什么就种什么,喜欢什么就种什么。先满足家人,让自己高兴,余出来的才拿来卖。

山上还套种了十几种果树,我记得的有沃柑、夏橙、枇杷、李子、樱桃、黄皮果、柠檬、柿子、柚子、板栗。已经种下去两三年,慈玉笑谈过两三年就坐等收果了,那个时候,这里就真的是一座花果山了。

 
当然她爸妈常规种植的沃柑也是收入的一部分。这次去慈玉两次提到,父母已经打算把这片沃柑交给她管了,她肯定会过渡成生态的。
 

慈玉告诉我,她的消费者都变成了自己的朋友:会摄影的来农场给她全家人摄影,会茶道来这里摆上茶具,品茶、聊天、习茶道,生活越变越有意思。
 
我去的当天,有人找慈玉想跟她谈合作,想在她的农场长期做活动,农场负责场地和食材。如果合作成功,不仅能增加收入,还可能会收获不少顾客。
 
有了农场,两个女儿也不愁没地方玩,不会玩。大女儿六岁,小女儿四岁,但是已经是农场的小帮手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跟她们呆了大半天,两个女儿一点也不闹,不会像现在很多孩子吵着玩手机,她们宁静、专注、会发呆,看到雨后山间烟雾缭绕,马上指给大人看说好美。
 
这很像我最近听到的一句话:当你在做一件对的事情,或者说一件顺应“道”的事情,你就会走运。
 
一个人走运还跟她的性格有关,她太爱分享了。

“我跟你说,鹰嘴桃的叶子是香的,你闻下是不是,还是我女儿发现的……这个柠檬树的叶子是香的,真的很香,我摘一片给你闻,橘子的叶子都没这么香……今年我这里的紫藤花开得好壮观哦,你看我发的照片了吗……这里有地莓,摘来吃啊,那种红得发黑的很甜的……你看这里结了好多桃金娘……”慈玉会把她知道的所有有意思的事情告诉你。
 
她把这些都分享在朋友圈里。农场的花花草草,应季的美食,瞬时的美景,都被它描述得令人垂涎神往,顾客不请自来。
 
她是一个年轻幸福的农民,她不觉得干农活苦,也许她小时候没干过什么农活吧?她对土地充满好奇、乐趣。一发现什么好玩的,她就很带劲,一看到有收成,她就很满足。她也是一个会生活的农民,将自己的劳作与生活巧妙地连接起来。我越来越相信,这些年轻的、有文化的新一代农民会是将来活得比较有安全感、比较从容、比较懂生活的人。

后记:
采访回来后翻了一圈慈玉的朋友圈,有一段话非常打动我:当我有什么想不通的时候,抑或是想法太多的时候,我就低头好好干活,伺候我的作物们。这群家伙无论何时都能散发着倔强的生机,这种感觉让我也欣欣向上。

像慈玉这样有文化、有品位的农民具备很强的参与世界对话的能力,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农民,因为没有文化,没有办法“展示”自己,这样的农民是辛苦卑微的。没有人“看见”他们劳作的辛苦,没有人“看见”他们辛辛苦苦忙了一阵,最后可能因为天气的原因没有收成,或者收成很少、品质很差,也可能因为天气原因东西卖不出去损耗了,甚至烂在地里。

这个时代在召唤有文化、有返乡条件、有返乡意愿的青年回到土地上,这一点都不“可耻”,这是一件幸福而骄傲的事。
毕竟,悠悠万事,吃饭为大。

图片来源 作者、慈糖花果农场

关于作者:阿黎,曾是南宁都市农墟消费者,后被农墟工作氛围和伙食吸引(主要是伙食),成为农墟工作人员。现主要跟随墟主荷葉下乡考察/回访农户,记录下乡所见、所闻、所感。

南宁都市农墟生活馆
农墟每两月开墟一次,如果错过了墟日或路途不便但又垂涎于各种好吃健康的食物,可以到农墟生活馆逛逛。小小的店集合了南宁都市农墟各合作农友自家生产的农产品,一样新鲜齐全。平日里也能“赶墟”,很是方便!

地址:东葛路86号星和园A区一层41号南宁都市农墟生活馆
营业时间:周一~周日 10:00—21:00
电话:(0771)5783784
南宁都市农墟是2013年由广西十一家关注生态农业及可持续生活的机构发起的城乡互助平台,旨在推动生产者和消费者参与支持本地小农生态生产,倡导健康生活方式。农墟通过在农村鼓励与支持农户朋友以对土地友善的方式进行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加工,在城市组织赶墟活动、农产品的团购、健康生活分享及农事体验等消费者活动,希望与大家一起搭建一条从田野到餐桌的健康渠道,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微信公众号:南宁都市农墟
新浪微博:@南宁都市农墟

种田幸福生活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