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岁月如歌】老缸菜 | 高鹏伟

老缸菜
高鹏伟
老缸菜就是酸菜,过去在林州的乡下,几乎家家都有那么一口大缸,配一块扁圆光滑的“压菜石”,专门用来做老缸菜。那年月,老缸菜稀饭是乡下早晚两顿饭的主食,一代又一代乡下人,都是喝着老缸菜稀饭长大的。
每年入冬前,萝卜白菜蔓菁芥菜收完了,菜叶子是舍不得扔掉的,女人们会把新鲜的叶子挑选出来,洗干净,整个放到大锅里“榨”,说是榨,其实是用水煮熟。然后捞出来晾冷,控干水分,用菜刀细细地切碎,这也是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切好了,匀匀的像过了机器一样,切不好,则是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很不好看,还影响菜的味道。
菜切好了,和擦好的蔓菁丝、芥菜丝或萝卜丝一起拌匀装缸,女人们都知道家里哪一口缸腌菜最好,哪一口缸做醋最香,也说不出道道,完全是经验。
装缸要一层一层地放,一边放,一边捣实,最后压菜石压上,加适量水,把缸口捂好,几十天后,等缸里的菜发酵、变酸,就可以吃了。有的还在里面放几个胡萝卜,到暑气正热时候,吃一个酸胡萝卜,既开胃又下火。
做老缸菜也是一种非常热闹的活动,左邻右舍女人们都会来帮忙,人多了,做的就快,也不觉得累,大家就这么有说有笑,嘻嘻哈哈的做完了一家,再去下一家。
老缸菜稀饭,冬天喝着暖和,夏天放凉,干完活咕咚咕咚来上一碗,别提多舒服了。三伏天,一锅酸菜米汤,可以起到消暑解渴的作用。
到了晚上,村里各个饭场,人们有的穿着褂子,有的光着上身,或蹲或坐,或者干脆站着,端着个大海碗,吹着牛聊着天,呼噜呼噜一碗,呼噜呼噜又一碗,一顿饭要往家跑好几次,直到打着饱嗝,鼓起圆圆的肚子继续吹。还有的干脆弄一碗酸菜就这吃,特别下饭。
现在,村里地道的老缸菜已经不多见了,主要是没有人再去收拾那些菜叶子了。专家说腌制食品含有亚硝酸盐,不利于健康。但人们还是受不住老缸菜的诱惑,隔三差五就要想办法去乡下,找那些大娘大婶们,讨要一点儿,喝一顿酸菜稀饭或做一盘酸菜粉条解解馋。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充分的理由:不是天天吃,没事。有些超市也抓住顾客的心里,开始卖起了酸菜,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味道也还不错,但还是没法和乡下的老缸菜比。
世上的事情,有的过去了就过去了,但家乡的老缸菜却总是难以忘记,那酸酸的味道,连同那一段难忘的岁月,在我的记忆深处越酵越醇,越久越香。
作者简介:高鹏伟,林州市原康镇人,林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喜欢文学和民间历史文化,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和文学网络平台。
推荐阅读▼
【岁月如歌】家乡的“场” | 高鹏伟
《林州文苑》征稿启事
林州文苑是一个纯公益原创平台,旨在交流文化,宣传林州。
平台立足林州,面向全国,放眼未来,是用心舞文弄墨的乐土,是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热烈欢迎投稿来函!
投稿邮箱:305806942@qq.com
主编微信:wangxiaoping_3
林州文苑
扫上方二维码,关注林州文苑
所有作品必须是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平台不负责版权纠纷,文责自负。
版权声明:【林州文苑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觉得文章不错,就点个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