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原康民间文艺】原康传说——村名的由来(三)口上村 重兴店村 石家庄村

【口上村】
口上村位于原康镇西南深山区,位于一个晋豫古道的三岔口,向南可到达辉县、向西可通往山西,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口上村原名“祭公口”,据说和东汉名将祭遵有关。
祭遵是东汉光武帝刘秀手下“云台二十八将”之一,为东汉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人称“祭公”,相传祭遵死后就葬于这里,人们为了纪念他,便把这里叫做“祭公口”。
关于祭遵,范晔《后汉书》里有传,说“遵为人廉约小心,克己奉公,赏赐辄尽与士卒,家无私财”。这就是成语“克己奉公”的由来。不过祭有另一个读音 “zhài”而不读“jì”。
在口上村东边,确实有一个高约七八米的圆形土堆,据说便是祭公墓。真实与否无从可考,较早的《林县志》中均有“季公墓,在县西南五十里宋村。一名祭公墓”的记载,不过地点是宋村,宋村是山下的一个村庄,是不是当时这里还没有村庄,属宋村范围,或者是不是当时记述有误,都有待进一步考证。到了民国时期的《重修林县志》,则有“合涧集西南二十里祭公口西与壶陵水(山西村名)相值亦通晋之一路”的记载,在村名中已有“祭公口”,且村名下标注“有祭公墓”。
“祭公口”改名“口上”村,据说是解放后,根据村庄位于山口之上的地形,把村名改成了“口上”,一直沿用到今天。
【重兴店】
重兴店位于原康镇西深山里,林州和山西壶关的交界处,是林(州)壶(关)古道上的一个重要站点。因地势高所以叫做“西圪台”,村外古道上原有一座明万历年间(1586年)的大石牌坊,上嵌“万峰深处”4个大字,提示路人这里已是太行山腹地。当时村中有一家王氏开的车马店,供过往客人吃饭住宿或短时休息。有一年,传说一位住店的客商,乘的一匹马,竟然在夜里产下一头小鹿,谁也弄不清真假但却很快传遍四面八方。从此之后,这里就被叫做“下鹿店”。后来,古道上人车来往越来越热闹,人们觉得“下鹿店”这个字不雅,便把村名改叫成了“重兴店”。在民国版的《重修林县志》中,记载的村名已是“重兴店”村。
【石家庄村】
  石家庄村也位于原康镇西部山区晋豫古道上,很早就有人在这里居住,至于村名为什么叫“石家庄”,已无从考证,据说和肖姓人的到来有关。大约清乾隆年间,肖氏先祖从山下的连家坡村迁到此地,过去没有大路,从连家坡到石家庄,要翻过两个山口,在本地口语中,“翻山越岭”叫“搭沟担岭”,“担”读“dàn”,是越过的意思,这个字只是音译,书面语中并没有这个字,人们更喜欢用一个更熟悉也更好写的“石(dàn)”字来用(石也是粮食计量单位)。于是“搭沟担(dàn)岭”就写成了“搭沟石(dàn)岭”,还把越过两座山才能到达的这个村子叫“石(dàn)家庄”。后来随着时间推移,“石(dàn)家庄”慢慢就被叫做“石(shi)家庄”了。
小山村自然不能和大城市石家庄相比,但这里山峰秀丽,景色迷人。1943年,石家庄村曾是林南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当地群众剿匪反霸、减租减息、支前参战,广泛开展对敌斗争,至今,村口立着一块抗日英雄纪念碑,铭刻着石家庄村郭海文、肖保修、肖五三位青年的英雄事迹。当年他们担任县政府情报员,在一次执行任务途中不幸被日寇发现,日寇对他们严刑拷打,逼他们说出县政府所在地,三位青年大义凛然,宁死不屈,最后被残忍杀害,全村人在村口立碑,永远铭记三位英雄。
如今,石家庄村赶上了党的农村好政策,村委班子团结,人民勤劳,产业兴旺,环境整洁,美丽乡村越来越美、越来越靓,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殷王郊】
殷王郊是石家庄村下辖的一个小自然村,虽只有几户人家,却是年代久远,据说和殷商太子殷郊有关。
殷郊是商朝纣王的长子,姜皇后所生。姜皇后被妲己害死,殷郊遭到纣王的追杀,被九仙山广成子所救,拜广成子为师。艺成后奉师命下山协助姜子牙,行到此处,遇到在此处落草多年的温良、马善,殷郊见二人身有异术,就动员二人随自己一起下山,成就大事。二人应允,走时把不能远行的老弱病残和部分家眷留下来,大家为了记住这位殷商太子,就把他们居住的地方叫殷王郊。
后来,殷郊在途中又遇见申公豹,在申公豹撺掇之下,倒戈加入商朝军队,后被姜子牙擒获,引入岐山,受犁耕而死。死后被封为“太岁神”。
如今,殷王郊村的村民大都已经外迁,对殷郊的传说也渐渐模糊,据说殷王郊周围的外皮寨、中皮寨、里皮寨等几个小自然村,以及战马头、饮马坑等地名,都是当年屯兵留下的痕迹。至于殷王郊是否真的和殷郊有关,无从考证,希望有识之士进一步探索。
作者高鹏伟,林州市原康镇人,林州市作协会员,林州市民协会员。喜欢文学和民间历史文化,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和文学网络平台。
林州市民协原康民间文艺工作委员会主办
编辑:高鹏伟
校对:牛书红 杨玉文
审核:张梅芳
监制:景庆林 赵松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