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首都文学》4904期‖山东作家周国元:推着母亲看电影(小说)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周国元(果园),中共党员。市级优秀教师,山东东营市作协会员,八十年代初开始发表作品。陆续在省、市、县及全国各大文学平台发表纸刊及网络纯文学作品若干篇,并有多篇获奖,约有近百万字,出版个人纯文学作品集两本。系《河南文学》《情感文学》《作家前线》签约作家。
推着母亲看电影【小说】周国元(山东东营)
拴住是个背生子,当拴住还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拴住他爹潘天明就到朝鲜战场上打美国鬼子去了,而且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噩耗传来,拴住娘王彩秀哭昏过去好几回。可哭归哭,就是哭死自己男人也回不来了,日子还得照样过。因此在生下这个孩子后,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拴住”,意在让这棵独苗哪儿也去不了,安安生生地陪在她身边过日子。拴住能走路的时候,有人看他孤儿寡母娘儿俩过得艰难,就上门窜掇她改嫁,可王彩秀虽经常以泪洗面,意志倒是很坚强的,铁了心就是不走,并发誓要把拴住撫养成人,也好对得起她那已走的男人。好在她家族中人手多,大家都愿意出手帮她,政府每年每月对她家有固定撫恤金,日子虽然冷清,倒也能过得下去。就这样,王彩秀拉着拴住一直从单干户、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一直到了人民公社。 拴住在县城上完了初中的时侯,是一九六六年,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上高中靠推荐,拴住家是烈属,他又被推荐上了高中,那时候上高中学制是两年,他上完高中时是一九六八年。这时上头有文件取消高考,拴柱就捲铺盖回农村老家潘家寨村了,那年他十九岁。拴住娘王彩秀在一次上房修补漏雨的屋顶时,提着半水桶泥浆没站稳,一下从屋顶上摔了下来,人虽没有生命危险,但造成她腿部粉碎性骨折,那时候医疗条件差,虽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造成了终生残疾,平时只能轻来轻去干些细小活儿。家庭本来就穷,这会更是雪上加霜,虽然有政府抚恤金,但日子捉襟见肘,过得很是拮据。拴住所在的官庄公社有一男一女组成的电影放映小组,轮流在本公社三十多个大队巡迴放电影。有一回来潘家寨村放的电影是《英雄儿女》。母亲王彩秀看了一遍后还想看,她说要在电影上找找男人潘天明的影子。拴住是个孝顺孩子,当得知电影第二天要到离家二十多里地的李家庙村演出时,娘腿部残疾走不了远路,拴住在生产队收工后,此时已是深秋霜降节气,晚间已是非常寒冷,他们早早吃了晚饭,把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一轮独轮胶皮小推车打足了气,一边绑块大石头,一边推着母亲王彩秀,还给娘裏了一床破被子,带了一条板凳,顺土路一直赶到李家庙村打麦场上,把小推车远远地锁在一棵柳树上,到场子中间放映机子一旁占了一个好地方,母子俩美美地又看了一个够。当王彩秀又一次看到王成被敌人包围,大喊:“向我开炮” 时,王彩秀又一次哭得唏哩哗啦。那当王成的演员长得太像她的丈夫潘天明了。当她正在板凳上大放悲声时,有位近五十岁柱着拐仗的人拍拍拴住的肩膀问:“小伙子,她是你什么人?”“是我娘。”拴住说。“你家是哪个村的?”那个人又问。“潘家寨村。”那人吃了一惊说:“潘家寨村?二十多里地呢,来回五十多里地哪,这么远也来看电影?”王彩秀止住了哭声说:“他爹是抗美援朝牺牲的,我就想在里面找一找他爹潘天明的影子,看,那个王成长得就像他爹。”“啊!这么说,你家是烈属呀?”“我儿子生下来就没见他爹一面。”那人又问:“孩他爹部队番号是什么?”“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你问这干啥?”“不瞒你说,我也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一名战士。”王彩秀说:“你怎么从朝鲜回来了?”“我是负了伤后,被国家接回家的,现在是二等甲残废军人。”王彩秀说:“还是你有福,能和老婆孩子在一起团聚,穷,穷过,富,富过。能回到家里来就好。不像俺孩他爹,一去今辈子不回来了,他活到现在是四十一岁。”那人顿时对拴住母子肃然起敬。当电影散场时,是他一直看着拴住推着他娘最后一个离开现场。在此后的很多日子里,公社巡迴放电影,只要天气不是特坏,或拴柱白天干话不是太累,拴住就用小胶轮车推着母亲王彩秀到处看电影。电影演得都是当时很火的《上甘岭》《南征北战》《洪湖赤卫队》《邱少云》《黄继光》《东进序曲》《三进山城》等优秀影片。拴住本来干活就麻利、勤快,有时去得早了,还帮着放映员掘窝子埋放映杆、址电影屏幕啥的,电影员也自然会给他娘儿俩占一块好地方。在看电影的时候,经常碰上那位李庙村曾经抗美援朝的伤残军人,他总是有意无意地跟拴住娘儿俩搭讪,拿眼睛直瞅拴住,好像心思不是来看电影,心中似另有企图什么的。拴住长得伟岸魁梧,有身有力,模样谈不上英俊,倒也说不上难看,对人和气,不笑不说话,给人一种亲近感。有一次是个夏天,拴住又推着母亲王彩秀到二十几里外的李家庙看电影《三打白骨精》,因属第一次演出,观众特别多,场内场外人山人海。有人去晚了占不上地方,干脆在屏幕后面看反面。电影结束后,当人走散后,拴住去推他那辆锁在场子外一棵槐树的小胶轮车时,发觉车轱辘让人用板手御走了。这可咋办?这胶轮小推车是他家唯一的交通工具,也是家里最值钱的家当。这且不说,都快半夜了,这可怎么回家里去?一时急得拴住象热锅上的蚂议团团乱转。这时还是那位平时看电影密切关注他的那位伤残军人出面了,他首先是诚心诚意地让拴住母子住下明天再走,并表示说他可以帮助调杳找回这丢失的车脚。拴住说,他是生产队副队长,明天他还要带一帮社员下地锄玉米,实在没空住下。没办法,还是这位伤残军人给他借来一个车轱辘按上,让他顶着满天星斗回到了家。事后得知,这位一直关注着他母子俩的伤残军人是电影放映员李春花的父亲,也是李家庙村党支部书记李岩峰。儿子拴住已老大不小了,也是该说媳妇的时候了,母亲王彩秀嘴上虽不说,可心里着急得很,她知道家里条件差,不仅是孤儿寡母单亲家庭,自己还是个重度残疾人,有谁家大姑娘肯做她儿媳妇来她家自讨苦吃?她也偷偷央求几个要好的姐妹给拄住提过媒。媒人也提了,但人家姑娘一打听,拴住打小没有爹,女的又是残疾人,就都打退堂鼓了。眼看儿子一天大得一天,婚姻无着落,王彩秀夜里偷流的眼泪都湿了抌头。公社电影放映员李春花也是高中毕业,而且是远近闻名的一位大美女,在学校时就喜好文娱,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台柱子,毕业后被招聘到公社当了一名电影放映员,公社还给她配上一个四十来岁的农技员当帮手。两人配合默契,干得很来劲。李春花跟她的名字一样,长得十分漂亮美丽,有人看电影时,把一半视力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十八、九岁,正是待嫁的年龄,到她家给她提亲的媒人踏破了门坎。可李春花嘴上说不急,实际上她一个也没看上眼。忽然有一天,父亲李岩峰把春花叫到面前,当着她母亲的面说:“春花,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提媒的走了一拨又一拨,你就是看不上眼,爹倒是给你相中一个,你是不是愿意?”春花娇羞的一甩辫子问:“你先说说是谁吧。”爹说:“一说你就认识,就是那位推他娘看电影的小伙子潘拴住。你看他怎么样?”李春花登时羞红了脸,嗔怪她爹:“我说你咋老跟在我屁股后面看电影,原来是偷着替我相女婿去了呀?”爹追着问:“我就一宝贝闺女,我不关心谁关心?我问你,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呀?”春花脸顿时羞得像熟透了的红桃子说:“俺的事还用您操心,不瞒您说,俺早就相中他了。这王拴住哪儿都好,就是家庭条件太差,一看他穿的那衣服不经常换就知道。到时候她给不了我彩礼咋办?”李岩峰得知闺女早已对王拴住有了意,高兴得合不拢嘴,就紧盯着问:“你说,是人品重要还是彩礼主要?”李春花说:“我不过就是那么说说,他买不起彩礼,还有老爹你呢!”刚说完,早一溜烟儿跑出了院子。原来春花早就看上挂住了,一是看上他的人格,拴住孝顺,乐于助人,二是看上他健壮的体魄,干啥也是一把好手。有一次拴住帮她扯电影屏幕时,两人的手无意碰在了一起,春花觉得像过电流一样得温暖好受。春花看上了拴住,拴住还蒙在了鼓里。拴住虽然也看上了春花,但他觉得人家春花家条件棒,又是公社的电影放映员,是公家人。自己是单亲家庭,家庭条件差,门不当、户不对,自己根本配不上人家。虽有意无意地对春花偷瞄几眼,可心中并没有非份之想。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晚上,公社放映队在公社驻地演电影。演出之前,朝鲜战场上归来的军转干部、现任官庄公社武装部长兼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战得胜同志莅临现场,宣讲了国际国内大好形势和当前的中心工作。三夏来临,他部署了打一场三夏硬仗的任务,然后开始看电影。电影结束后,战主任注意到拴住这位小伙子抱着他母亲挪动位置的场景,就过问了一下。放映员李春花向他介绍了潘拴住的家庭背景和情况后,战主任心中一震,他考虑,既然是烈士遗属,那应该是政府重点优抚对象,更何拴住娘还是一位重度残疾娘们。战得胜第二天就立马召开了党政联席会,决定把拴住调到公社里来工作。抽下农技员,让他顶上跟李春花一块放电影。并特批了一笔资金,专款专用,买了一头小毛驴,置了一辆地排车,除了拉电影放映设备外,还让拴住拉上他那位残疾母亲,再也不用他用小胶轮车推着她看电影了。战得胜主任这一安排,在有意无意中拉近了他和李春花的距离,日子一久,本来两人就互相心仪对方,这回两人更是如火上浇油,都燃出了爱情的熊熊火光。第二年春季,两人都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就堂而皇之地到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在战得胜主任的主持下,举行了一场既简朴又热闹的婚礼。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第二年李春花就给拴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再之后,母亲王彩秀要在家看孙子。在潘家寨全村来说,拴住就第一个给娘买了一台十二寸的黑白电视机,再也不用跟着他到处看电影了。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社 长:纳兰雨辰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张 峰 韩星海
吴子新 徐军华 王保义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周国元相关作品《胶东文艺》2050期‖周国元:两清了
《胶东文艺》2107期‖周国元:一次北京苦旅(纪实散文)
《胶东文艺》2151期‖周国元:向英雄致敬(散文诗)
《胶东文艺》2199期‖周国元:小队长
《胶东文艺》2407期‖周国元:永远的黄城阳
《胶东文艺》2487期‖周国元:董家洼的千年古槐
《首都文学》2571期‖山东作家周国元:打野兔
《首都文学》2608期‖山东作家周国元:捡垃圾的老头(小说)
《首都文学》2692期‖山东作家周国元:选 举(小说)
《首都文学》2846期‖全国诗人诗歌合辑之十六【抗疫诗歌专辑(四)】
《首都文学》2874期‖山东作家周国元:大年夜(小说)
《首都文学》3644期‖山东作家周国元:报 复(小说)
《首都文学》3977期‖山东作家周国元:都是不顺心惹的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