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魏增刚|对于生活,我们唯有全部接受

请点击蓝色字,轻松关注.
站在岚山之巅,举目四望,湘江古镇与龙光宝塔尽收眼底,三水六桥,步云飞虹历历在目,远山崎岖连绵直奔八闽百粤,湘水绵水在山下汇为贡江蜿蜒九曲,飘然西去,车水马龙田园村舍,风景如画使人心醉神迷,宠辱皆忘,禁不住引颈高歌”风景这边独好”!
对于生活,我们唯有全部接受文/魏增刚 初冬的雨下了一下午,夜里依然在烦人地下着,没有停息的样子。而昨天却是入冬以来太阳最红的一天,但昨天已逝,昨天属于了死神,我们不要说昨天了。 上周孩子进行了期中考试,按照惯例,明天开家长会,但孩子下午5点放学后,把《家长会邀请函》掉到学校了。幸好,手机上老师发的有。 我去到离住所不远的文具店为娃打印,扫了码,文具店要1元钱,老板说是图片。我说不是5毛钱吗?他说是1元。我说去别处打吧,他说也行。我要走出店时,他打好了,且把打好的撕了。去另一个商店的自动复印机上打,迟迟打不出来,是自己手机太卡了。另外三家有复印机的门面房关门了。又去该文具店打印,老板要2元钱,说另外他撕了的那张我要赔上。我生了气,又不打了。冒雨回家取了自行车,又骑自行车去车库取了电动自行车,回来安了雨蓬子,又出外去不远的村子打印了,花了5毛钱,回来拔了蓬子,放了电动车去车蓬,骑了自行车回来,淋湿了衣裤,换了裤子。 一个劲地怪孩子粗心把《邀请函》掉到了学校,一个劲地在心中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一个劲地谴责自己不应该那么较真。记得自己曾经在西安火车站买晕车药一事,对方要1元,自己搞价说5毛,为了小小两片晕车药言语不合,大吵一场,被老板毒打一顿,鼻血流了许多,嘴被打肿了;上次小舅子在我家因为我骂他,他骂我,也把我嘴打肿了。多少次了,自己改了多少次,但有时却还是有那么几次改不了这个倔强的毛病,就如今晚一样,因为5毛钱,自己费了大的周折,花了大的时间,到头来还生了孩子与自己的气。 但话说回来,脑子让手脚这么干,手脚就要这么干,手脚只有听脑子的,怪脑子不行。怪脑子不行?有时想想,既然发生了,就不能怪脑子,不能怪自己,这也许就是生活让这么做的,应该无条件全部接受!就如《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给他妹妹孙兰香的信中说的,生活需要我们忍受痛苦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忍受住啊,有位了不起的伟人曾经这样说过,痛苦难道白白忍受了吗?它应该使我们伟大啊! 是的,全部接受痛苦之后,我们要做的就是敞开胸怀来全部热爱。 比如许多的农民工没有考上大学,属于他们的也许一生只有下苦,那么只能接受,因为所有的遣责已是徒劳,接受之后,慢慢地改变或者忍受生活给予的一切,逐渐地热爱工作,热爱生活!开个玩笑吧,白领挣的是人民币,下苦的挣的是血汗钱,钱和币是一样的。 比如,许多的文友上不了纸刊。我说,走不通的路咱绕着走,也可以上微刊,不断地上微刊,然后同上了纸刊的一样可以出书,两条道路终于可以同上山顶!或者真正地还会让纸刊编辑与上了纸刊的同仁刮目相看呢! 是啊,生活中就有惹不起的人,也有走不通的路,那么我们不妨就不要惹就绕着走,走过之后呢,眼前也是灿烂一片。 写下了这些文字,衣服也干了,而这恼人的雨慢慢地小了,下不了两日,也就晴了,到时太阳又会如昨天一样向大地投下万丈光芒来。作者简介
魏增刚,现年45岁,毕业于西安乡镇企业大学,爱好文学,一直笔耕不辍,出版散文随笔自传体小说《脚印》一书,曾在《桃溪有声微刊》《平凹乡土》微刊《扶风微传媒》《扶风百姓网》《深圳珠江文学社》《吉瑞墨香文化传媒》等网络平台发表过散文诗歌等作品,最喜欢的文学大家是路遥鲁迅。已加入西安市未央区作家协会。
投稿栏目
栏目1、美文美诵:精美诗歌、散文配乐朗诵,原创作词作曲的音频。栏目2、古韵新风:以格律诗词(古韵新韵皆宜)为主,也可以是质量较好的古风打油诗,数量要求三首以上。栏目3、现代诗歌:长诗、散文诗(二十行内)、短诗(十行内需两首以上)、微诗(五行内需三首以上)。栏目4、散文天地:写人写景、叙事抒情、游记随笔,字数不限。栏目5、小说专刊:中短篇小说,微小说(两百字内需两篇以上),神话故事等。栏目6、未来之星:中小学在校生习作。栏目7、人文情怀:节日随笔,生日祝福,贺词、主持词、演讲词、感恩词,民间谚语、俗语,文学资讯动态。栏目8、作品集选:群诗辑,同题诗,配图集锦,诗词选刊,个人作品集。栏目9、主题创作:根据平台制定的主题展开创作,择优登刊。投稿指南请点下方“阅读原文”。往期回顾
现代诗歌|今夜,我们就此别过(外一首)文/白明亮
魏增刚|把最美的鲜花献给平凡的劳动者(外一首)
散文天地|生命本是一个过程;文/魏增刚
人文怀情|想起了一个个孩子的片段 文/魏增刚
散文天地|什么样的文章是好文章 文/魏增刚
散文天地|我文学的故乡 文/魏增刚
人文情怀|我愿作热锅里的玉米粒(外二首)文/魏增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