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首都文学》1945期‖甘肃作家徐志能:家乡的罐罐茶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徐志能,网名若水。男,汉族,系甘肃定西安定人,高级教师,甘肃省“园丁”奖荣膺者。平生酷爱笔耕,作品散见于《甘肃教育》《未来导报》《定西日报》《安定文化》《科学发展在中国》《西部文学》《陇中文苑》等报刊杂志、网刊。
家 乡 的 罐 罐 茶
(散文)
徐志能(甘肃定西)

罐罐茶是陇中乃至大西北传统的品茗风俗和饮食文化,但在家乡却别具特色、韵味和风情。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家户户在土炕墙台上镟一个口径约十公分上小下大、一尺多深的圆窟窿,中部镶嵌几根铁条,下部与测外墙钻透下掏个盛灰的仓仓,即成最简易的喝茶炉子;或用黄土泥捏筑一个一尺多高圆柱体小巧玲珑的茶炉子,端放在土炕沿上,盘盘腿一坐,即可喝茶。喝茶时,将各样劈柴、驴粪蛋蛋、牛粪片片、羊粪块块架入炉子点燃,在炉口搁一个拳头大小的砂泥茶罐子(青灰色,口小底大,沿口凸有聚水的小嘴,嘴后侧有手握的耳形把。后来有在罐罐沿口下用细铁丝拧个长把柄,柄上缠上布条,以防烫手),盛上水、下入茶叶熬煮,水沸茶溢时,喝茶人不时用篦茶棍(稍长于罐身的扁小木棍棍)将翻滚的茶叶反复搅压,直到熬成酽酽的黄褐色茶水,滴入小茶盅下着“茶垫子”(粗粮馍馍、炒面等)连喝带吃,品味茶香,填饱肚子,俗称喝罐罐茶或捣罐罐茶。
家乡的罐罐茶浓郁香醇,荡气回肠。农忙季节,大男人们(也有女人)天不亮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熬罐罐茶,一罐子茶下肚,神清气爽、精神振作,下地劳作,唇不焦,口不燥;收工回屋,先押上一罐子茶,疲劳消除后吃起饭来食欲大增。冬季农闲,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走亲串门,凑在一起围炉而坐,晒出上好的茶叶,端上可口的“茶垫子”,轻咂慢品,说古道今,谈笑风生,暖烘烘、乐融融,既过着茶瘾、分享幸福,也很自然、平和地在茶的余香中将亲情友亲升华。羊倌们清早美美熬上一罐子茶,跟着羊群在深沟大涧转悠整天都不觉疲倦,在夜幕降临的归途中,铿锵的吆喝声和着噼啪的羊鞭声回荡在幽幽山谷。有茶瘾者要是不喝茶,到了下午,口干、目涩、体乏、神迷,头疼不已。故有“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病”之说辞,也有“早上一罐子茶,胜过神仙的大”之笑话。
家乡的罐罐茶茶道深邃,茶德厚重。招待亲友最实诚的礼节是喝罐罐茶,家里来了客人,先礼让上座,管你渴不渴、饿不饿,总要先架火让你喝一罐子茶,随后就是美味佳肴。要是客人多就轮换喝,长者在先,晚辈轮后,或晚辈煮斟给长辈喝,从不让几个人同时熬喝一罐,否则就大有失礼。饮茶期间,叙旧聊新,谈天说地,所有深情厚谊都饱涵在浓郁的罐罐茶香之中。记得儿时,家里来贵客,多是爷爷或爸爸陪茶,若是长老,爷爷或爸爸就亲自熬茶陪喝,头罐茶全斟给客人,之后每罐先给客人沏后给自己倒,要是同辈或晚辈,只是架架火、抽烟陪着谝话,直到客人续茶喝好。我和弟妹争先恐后拾粪蛋、提凉水、端馍馍,主要意图是挣一块馍馍吃,客人刚要给我们掰馍馍,爷爷或爸爸就立即打发我们出去玩,妈妈也在厨房喊我们。当时虽不乐,但后来懂得,爷爷、爸爸和妈妈生怕我们失礼丢人,生怕客人说我们没有教养。只有爷爷、爸爸独自喝茶时,我们凑近细赏熬品罐罐茶技艺和风趣,最有意思的是爷爷每天喝茶第一盅先要神秘庄重地在地上奠一下,然后自己慢慢品饮,我根问其故,答曰:天地伟大,神祖在上。喝到最后,将罐罐里熬薄的茶叶全倒在茶盅里慢慢咀嚼吃尽。最令人崇拜的是爸爸每天喝茶特早,喝罢将茶罐、茶盅涮净摆好,端上喝茶水和馍馍,架旺炉火,叫爷爷起来接着喝,他才去干活。
红白喜事客人行礼和东家款待第一道礼仪也是罐罐茶。客人一到,先要给东家先祖上香扣头奠茶,然后将上亲都礼让在上窑上房上座安排专人沏茶伺候,其他亲友在闲屋或院落各自熬茶,茶食之后,才用美味佳肴款待。就连祭祀神灵首先依然是罐罐茶,每年腊月二十三、除夕夜,家家户户都要在给灶神毕恭毕敬献上一杯芳香四溢的罐罐茶,旨在恳祈合家平安,万事吉祥。
家乡的罐罐茶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来说,确是赖以生存的根本,是维系亲戚朋友的纽带,是心灵与精神的寄托,更是对美好生活的享受。家乡人虽则没人专研《茶经》,却是地道的茶道茶德精髓的真传。他们世世代代、祖祖辈辈把沧桑世事和流金岁月融煮在一点一滴的罐罐茶里,把所有的辛酸苦辣和着酽酽的茶水默默地押在肚里,把所有的痛苦、快乐与幸福和着醇香的茶水悄悄滴地融入心田,在一罐接一罐的罐罐茶中细品人生百味。
随着时代进步,家乡的罐罐茶也与时俱进。茶炉由泥火炉先后改进为北京炉、铁皮炉、烤箱、电丝炉、电磁炉乃至自动上水式现代化茶炉;茶罐罐由小砂泥罐渐变为各种易拉罐改制的铝铁罐、不锈钢罐、玻璃烧杯乃至精致雅观的陶瓷壶、紫砂壶等;燃料由驴牛粪、煤砖、煤球、煤炭变为气、电。茶叶品种越来越多、品质越来越高,由“浓烈型”转为“清香型”;“茶垫子”更是丰富多样,由“饱香型”变为“养生型”。喝茶的形式也在改进,由“熬煮式”向“冲泡式”转变;佐料除上好的茶叶,还有大枣、桂圆、枸杞、菊花、玫瑰、冰糖等应有尽有,喝茶成为幸福美好生活的一种享受。远道而来的亲戚朋友也好,进村入户的男女干部也罢,质朴、诚实、热情、好客的家乡人都会拿出最好的茶叶、最可口的“茶垫”、最美味的佳肴来招待,在喝茶待客的氛围和醇厚浓郁的茶香中,充满和洋溢着父老乡亲祖辈相传的茶道文化和浓厚尔雅的人文气息。
常言道:人走茶凉。可家乡的罐罐茶永远温热,代代飘香。它已成为远在异地他乡工作生活奔波的家乡人最为浓烈的家乡情结,是深埋在我灵魂深处无法淡忘的炽热的乡情乡音,是我心灵深处难以抹去的悠悠乡愁。逢年过节或大凡小事回家乡,最过瘾、最得意的就是品赏乡亲醇厚隽永、沁人心扉的罐罐茶香。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由作者提供,音频选自网络。文、图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shouduwenxue@126.com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林 音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刘艳荣 禹艳芬 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李彦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欧荣开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栾 洁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王晓瑜 张靖云
王国胜 杨金花 李心国 樊泽宝
张道友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