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期待一场雪,让我忆起上泉 散文 杨文辉|天马竞辉1272期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1272
期待一场雪,让我忆起上泉
2017即将画上句号,冬天来临已有个把个月,冬至已过,交九数日,可还没见到雪的影子。冬日不见真正的雪,总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老年人说,“冬有三天雪,人道十年丰”。于是,我开始望眼欲穿地期待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肆无忌惮地将整个世界覆盖。
对于雪,我有特殊的感情。我的从教生涯始于上泉,那是武威人熟知的偏远山区。刚去上泉那当儿,本是深秋,城里的小伙姑娘还着短裙就T裇,我着西装领带 一下车,上泉已白雪皑皑,我猝不及防,学校附近的赫大叔一炉壁火,驱走寒意,暖了心窝。八年后离开上泉,又是深秋,时令与初来时一样,只是雪比当初大了许多,尾随大巴送别的师生,在雪地里踏出一岛葱绿。那暗黑暗黑的足迹,在洁白的雪原上幻化成一行晕眼的绿色,像春日里破土的草尖,绿得刺眼。许多年,都成我心头的印记。每个下雪的日子,我都梦回上泉,回到了曾经的村庄。回走在大雪纷飞的山坳,雪地里只留下我们的足迹。我依然会去想想那一岛葱绿–曾经的一岛绿是我的初心。
上泉有雪,说下就下,刚刚还是雾气浓重,山里大爷一袋旱烟的工夫,雪花就摆开姿态大摇大摆地弥散开来。仿佛秋天里打麦场上木锹扬起的庄稼果实,霎时间白花花的雪就笼罩了整个上泉。 上泉的雪无私,不会落下每一个角落,从高家台、前克朗、后克浪、牌楼沟一直延伸到大湾东滩。上泉的雪勇敢,穿过大沟、小沟,栒子沟、夹皮沟再把雨露播撒到烟洞张。上泉的雪亲切,路经马莲沟、六道沟、小甘沟、大干沟、箮麻山、再把爱抚捎带到修路崖湾。要是撇下了番城、黑沟、白崖、甘沟口,那儿的乡亲可就不乐意了,聚集老少、携带妻小、赶上猪羊,面朝观音山伏拜,老天执拗不过,雪便纷纷扬扬,飘落在上泉深邃的谷底里、耸立在上泉起伏的山峦上,悬挂在上泉挺拔的树枝上。地上的雪,犹如大地的戎装,静谧而安娴;山上的雪,犹如飘逸的长发,洁净而俊秀;树上的雪,犹如新娘的盖头,娇羞晃动……上泉的雪干脆,从不拖拖拉拉,铺天盖地几个时辰,转瞬即雪停风住,像极了山村里的大伯,雷厉风行、直来直去。有时害羞,像极了咱那些学生,白天不显山漏水,夜深人静时发愤图强;有时顽皮,给下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却给高崖头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 雪停天晴的日子,太阳疲倦地落在白雪皑皑的大阳凹山后,山村里响起猜拳行酒令的喧哗声,此起彼伏,酒器碰撞声,人们劝酒声,狗吠叫声,穿插绕匝,仿佛春节里的鞭炮声,笑闹声,一年的疲劳,压抑了一年的心情,在这个夜里痛快淋漓地释放出来,就像白花花的月光毫无保留地泻在了上泉大小突兀的山上。
喜欢雪,喜欢下雪的感觉。一夜初醒,推开窗,漫天的雪花翩跹起舞,是那么的晶莹剔透,那么的迷人、美丽。轻轻伸出手,看着雪花慢慢融化在掌心,留下一丝清凉。下雪的时候,和孩儿们手牵手,在雪原上漫步,追逐,嬉戏……我们欢乐的笑声,荡漾在山野的天空。
喜欢雪,喜欢落雪的声音。人常说雪落无声,其实,是这个世界太喧嚣了,我们的心开始浮躁,无法安静下来,静听雪落的声音。站在雪地里,把心房打扫干净,让灵魂静默,凝望雪的靓影,像是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情人约会。屏住呼吸,静听耳边传来扑簌簌的声音,轻轻地,酥酥地,聆听雪花飘落的声音,像是欣赏一曲天籁之音。
安静地期待一场像上泉一样的雪,悄悄的降临,将我的世界覆盖。
注:上泉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东南,原凉州区上泉乡。现隶属于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张义镇,东与古浪相邻,南与天祝哈溪镇相连。因上泉山大沟深,素有“九沟十八弯。二十四个阳凹摊”之说。
文中提及高家台、前克朗、后克浪、牌楼沟、大沟、小沟,栒子沟、夹皮沟、马莲沟、六道沟、小甘沟、大干沟、箮麻山、番城、黑沟、白崖、甘沟口… …均为上泉地名。
作者:杨文辉
编辑:杨易凡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转发转载原文链接,互尊共进,谢谢!
作者简介:杨文辉,供职于凉州区黄羊镇学区,文学爱好者,善读书,喜写作,数篇小文现于报端,多篇论文刊于杂志。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那些年,我和爷爷忙割田(散文)杨文辉|天马竞辉842期
【天马竞辉714期·父亲节特刊】杨文辉|散文《父亲节,写给父亲》
被偷走的年少时光(词曲原唱) 何文娟 |天马竞辉1153期
怀念九墩 散文 丁帆|天马竞辉1193期
红叶 现代诗 田夫|天马竞辉1085期
游子吟 现代诗 苏敏+易凡朗读|天马竞辉1071期

苹果手机赞赏入口↓↓↓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后赞赏,请注明所赞赏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