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录像厅》武新华

(周润发饰演的小马哥)
在港台电影以录像带方式传入内地的年代,一家录像厅充斥在各地车站、胡同、学校、旅社周边的录像厅(也叫镭射影厅)就是一家小型电影院,吸引了大批年轻人光顾,片中的李小龙、周润发、刘德华、周星驰等,更成为了无数年轻人的偶像。
当时没什么太多娱乐,看片儿的乐趣非常纯粹,也更容易受到渲染,特别是大家一起窝着看片时的感染。对片子的印象有很多不太清晰了,但感觉却是深刻的,让人怀念的。很多片子在当时并不火,更多是所谓的烂片,但在录像厅里看的人却兴致盎然。
那时的录像海报宣传都是录像厅自己写的,很简单也很直接。录像厅的外形都大同小异,门口一个大红牌子,在一块三合板上不拘一格地刷写着最新的放映片名,如《英雄本色》、《喋血双雄》、《卿本佳人》等。而录像厅入口有一块破烂且脏兮兮不知被多少只手掀起过的布帘,一帘之隔,外头是朗朗乾坤清明世界,里头是风云江湖恩怨天地。
那年代谁家有个录像机绝对是朋友们的焦点,不管认不认识,都能舔脸求搭讪,就为了去你家看录像。女孩也想看录像咋办?但家规不让去街上的录像厅,谁去了就是烂女孩,没人搭理了,怎么看呢?就只好求认识的人啦!
因此,有不少录像厅老板为了牟取暴利,在放映港台电影时私下(甚至还公开)放映盗版、媚俗、凶杀、色情等影片,其与台球厅、歌舞厅、游戏室构成了当时的“三厅一室”。
(小马哥和狄龙饰演的宋子豪)
那时的录像厅大多都屋子黑乎乎,一排一排的长椅,一大帮人抽着烟,烟雾弥漫。录像厅老板貌似嘴里总叼着一根烟,白日里也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坐在简陋的售票台前,时不时地低下头去,又好像啄食的公鸡般猛然间抬起;也有时头抵墙壁打出悠长的呼噜,涎水滴成一根丝线,在昏暗光线里里晶亮晶亮的。但只要有人想趁机溜进去,则立马猫一样警觉,睁开一双犀利的眼睛,手已经伸到跟前,嘴里嘟哝着:“买票,买票进场!”
录像厅里通常混杂着各种来历不明、暧昧不清的气息,烟味浓郁,尿骚味扑鼻,荷尔蒙飞扬,嘈杂的房间内光线昏暗,挤满了人,几张破旧沙发或一排长椅子,一台电视机(高级点的有投影),播放着那年代的香港武打片,成龙、周润发、张国荣……犹如一支支麻醉剂,暂时让人忘却生活中的一切苦闷烦扰,这便是录像厅留给许多70后甚至80后的印象。
在直面高考压力巨大的日子里,心里沉重的压抑和不可言喻的惶恐,很容易随着录像厅里的香烟明明灭灭,以至于多少年过去了,昔年看的情节早荡然无存,但那场景却总在脑海里萦萦绕绕,挥之不去。
在家用VCD/DVD没有到来的年代,录像带放完了是需要倒带的,有的放像机可以自己倒带,大多还不可以,我们通常便会用帮老板儿倒带来换取免费站着看录像的机会。
那些小县城录像厅大多都生意火爆,播映的香港电影主要有三种类型,一种是警匪英雄片;一种是邱淑贞、叶子媚、李丽珍、翁虹、舒淇等主演的言情片(估计很多人都能记住);一种是林正英、午马等主演的恐怖片。开始是《英雄本色》、《第一滴血》、《第二滴血》、《第三滴血》(明明是《第一滴血1-3》,实在不明白为啥非要这样叫?),后来是《古惑仔》系列,到90年代末干脆就在门口挂古惑仔的海报,几个主演露着纹身拿着片刀。
(张国荣饰演的宋子杰)
录像厅还是一个记载着青春隐秘和驱赶颓废的角落,每次蜷缩在录像厅,像一只无助的小兽困守在促狭的洞穴里,不敢伸出头去看外面的世界,似乎只要一露头,等待自己的就是命运无情的砍刀。一次次的挣扎如困兽之斗,一次次的宣泄如溺水之鸟。在现实的天空里折断了翅膀,只好静悄悄地躲在这阴暗的旮旯里独自舔舐伤口。每一次审视自己的内心,每一次痊愈身体的创伤,一脸倦容地在清晨卖菜的吆喝声里返回学校。为迎接高考而自虐般地疯狂学习,当身体如弦绷到极致不堪负累时,便开始无比地想念录像厅。
那时在录像厅内,动不动就会因为看片打架,甚至打群架。通宵放映曾衍生出录像厅另一功能:住宿。常有住不起旅店的人来“看”夜场,因为花三五块钱就能在录像厅睡到天亮,比住店便宜多了,虽然吵了点儿。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在录像厅里最经典的话是什么?“老板,换碟子”、“老板,有好点的片儿没?”、“老板,十二点了,来点儿提神的片呗!”、“老板儿,十二点了,放个提神的片子塞!”老板儿会心一笑:“马上,片名《贞子》,日本片哦,一定很刺激的!”……哈哈,想起来了吧。我在上初中时和高中时录像厅是很多的,有VIP包间还是大众厅,一般都是包天或包夜,包天一般看正规电影,包夜一般在10点后就锁上门放那些很三俗的电影,也可以去租碟,直接问有没有生活片,老板一般就直接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箱子来让挑的。以至于前几年和同事到林州办事,路过“林州市成人中专”时同事突然问:“武总,这成人中专是干啥的?”我当时醉眼朦胧地脑子一抽反问一句:“你当年看过成人片儿吗?”同事若有所思地回了一句:“哦,懂了,多谢武老师!!!”
记得当年某同学痴迷周慧敏,某日强烈邀请我陪他去看一部叫《妖魔道》的香港魔幻电影,说是周慧敏和她男朋友倪震主演的,该同学居然把每一个桥段每一句台词都背下来了,复述的非常精彩。还有一次我跟他站在这个录像厅门口,他看着黑板上写的节目表,喋喋不休着几点开始播放,就是这部《妖魔道》,他居然能对着自己的手表告诉我现在情节发展到了哪里?什么时候散场了?卖票的录像厅老板也惊叹他分毫不差。
记得那时下晚自习后,穿过林州一中的后门就来到了七中门口的大街上,受同宿舍一小子引诱在通宵录像厅里看录像,晚十一点左右,突然听一个六十多岁左右的大爷大喊:“老板儿,换个碟儿呗!”大约就是从那开始,我的世界崩塌了!只是那小子安慰我说:“哥啊,不是崩塌,是开了另一扇窗户!”
在那封闭的空间里掺杂着烟味、臭脚味、厕所味和很多说不出味道的录像厅里,我们渐渐长大,慢慢懂得了男女情愫,慢慢开始了对世界好奇,开始学习小马哥,学习陈浩南,像一个傻逼一样到处碰壁,最后打脸的现实社会才是教育自己最好的老师,电影终究是泡影。
而随着VCD、DVD取代录像带,曾经随处可见的录像厅,变成了租碟店。随着网络的普及,人们又选择去了网吧,越来越多的录像厅被逼歇业,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不过经历那个时代的我们从不后悔,谁的青春不会有一些奇异的味道呢?现在回忆起来不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吗?
突然想起了大学时代,和那帮曾经熟稔到勾肩搭背的厅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谁谁不开心,就你拉我扯地去录像厅呆上一天或一夜,彼时的录像厅就好像一位万能的心理咨询师,在最短时间里迅速催眠我们,驱散了我们所有对于未来的惊惧和不安。于是忙打开手机查了一下,现在又流行了一种私人影院(又叫影吧),还有一种叫影K,既能看电影又能K歌,甚至还有一种叫足道影院的,准备近期进去看看。
出差某县城,酒后无聊,在街道上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看到电影院门口的录像厅,毫不犹豫地买了包厢票进去,夜半被尿胀醒,迷迷糊糊地去厕所,路过别的包厢,发现人去厢空,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些人怎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该不会掉进黑店成为人肉叉烧包那就惨了?可怕归怕,尿还得尿,在对着尿骚味浓郁的厕所墙壁划了个高高的N,舒服地打了几个颤走出厕所之后,发现某包厢窗口透出忽明忽暗的光,偷偷靠拢从窗口一望,包厢内宽大的沙发上,两头牛在打架,像乡下风箱一样呼呼地出粗气。我转身就走,奈何过道太逼仄,地面溜滑,一个趔趄狠狠地摔在地上,手都蹭脱了一层皮。
有人说,人的记忆年纪越大就会越差,但早年的那些则会历久弥新。我虽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多老,但总是对旧年月充满了好奇和怀念,不由得想起了热衷于看录像的那些岁月,还有一起看录像的那些人。
只是,当初的癫狂少年,如今各自天涯,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县城录像厅?
【作者简介】:武新华,林州人,从事金融财务工作。喜好读书写作、旅游摄影,热爱生活,唯愿万水千山走遍,品茶喝酒交友,人生肆意笑傲,文章纵横捭阖足矣!然受格局、水平所困,只好闲暇时抒发一下小情绪而已!!!作者其他文章链接:1、武新华作品2、《问香港》武新华3、《闲话读书》武新华4、《老君山金顶论道》武新华5、《又到深秋柿子红》武新华6、《生活很美好》武新华7、《一物吞一物的套菜》武新华8、《逐梦崎岖逛魔都》武新华9、《给鲜活的你》武新华10、《大师论茶》武新华11、《临江仙.英雄》武新华12、《城隍庙里说城隍》武新华13、《咸亨酒店茴香豆》武新华14、《血猎虎子四脚蛇》武新华15、《看戏》武新华16、《舍生忘死孟婆汤》武新华17、《新春佳节寻年味儿》武新华18、《我的打油诗》武新华19、《我的打油诗(二)》武新华20、《我的打油诗(三)》武新华21、《我的打油诗(四)》武新华22、《我的打油诗(五)》武新华23、《买书偶记》武新华24、《如今的城市》武新华25、《整理旧照片》武新华26、《恋曲放映机》武新华27、《也算偶遇》武新华28、《作诗与失眠》武新华29、《刀削面》武新华30、《史上最寂寞的阳春面》武新华31、《恋曲放映机》武新华32、《速食爱情》武新华33、《林州不靠海》武新华34、《消息》武新华35、《林州的金小米》武新华36、《记忆中的黄豆芽》武新华37、《突然想写诗》武新华38、《滚滚麦浪》武新华39、《毕业歌》武新华40、《我的稚童体》武新华41、《我的练武生涯》武新华42、《太行屋脊》武新华43、《渐渐不读书》武新华44、《桃花源记》重解构 武新华45、《林州不靠海》武新华46、《消息》武新华47、《又到深秋食蟹季》武新华48、《我的飞机梦》武新华49、《鸡蛋灌饼的记忆》武新华50、《我的作家梦》武新华51、《猪头肉》武新华52、《出差住酒店》武新华53、《我的气功梦》武新华54、《亲嘴儿》武新华55、《我的气功梦》武新华56、《庚子初?战疫赋》武新华57、《阳台里的武汉》武新华
58、《远方的家》武新华
59、《青梅煮酒》武新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