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随笔两则」黄花王、?送儿子赴杭州 作者:高智山|天马竞辉4721期

随笔两则
黄花王
在我的记忆中,家里没有养过花。家人对花也谈不上什么兴趣。
近两年的小弟,不知怎的,却成了个花迷:我家院子的窗台上,摆的尽是他的“花盆”——只装土的敞开口的塑料和玻璃容器。“花盆”中栽有各色各样的花,有红的、白的、黄的、黑的、蓝的、……
尽管这样,我之前仍无心去欣赏这些花,只是偶尔随便看几眼。但近些日子,大概是因为时间长的缘故,我逐渐的喜欢起花来了,尤其喜欢那盆杏黄色的与众不同的花。
在天气晴好的时候,其它的花看上去都很“专注”,红的尽力的吐着红,蓝的竭力的透着蓝……一个个“青春焕发、充满活力”,各吐其味、各显其色——真可谓是争奇斗艳了!唯有它不是这样,它只是从容的摇曳着,浑身洋溢着朴实、冷静、大方与欢快。
在烈日、疾风、秋霜和暴雨中,其它的花留给人的是垂头缄默、掉瓣落叶以及死亡的残景。而它亦不是这样,它显露出来的只是笑——对一切都无所畏惧、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与希望的笑。疾风中,它捧着腹前仰后合的笑、摇摇曳曳的笑,最后笑得连脚儿都站不稳了;暴雨里,它笑得更舒心,那无形的笑声使小花瓣儿也振动起来,就连那上面的小雨滴也被它的乐观精神所感染,禁不住的跳起舞来了;在烈日和秋霜中,它还是笑。
瞧,多么可爱的杏黄色的花啊!把它栽在只装有土的敞开口的塑料和玻璃容器里,它就能禁得起风、雨、日、霜的袭击,而且还能显示出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与希望的笑意。
还是不必提它的名字了,提起来我也是不称心的。就让我称它为“黄花王”吧——这可是寄托了我感情的三个字。
送儿子赴杭州
西安以东,满眼全是绿色。空气潮了,但没别人说的那么严重。气温跟来时我们那儿一样,也许是这里天阴的缘故。人白,水多,地平,人字楼顶,楼群高大,不见黄土地,这是外观上这里跟我们那儿的主要区别。
合肥一过,地貌突然引人注目:只见云山接天,层林绿翠,溏水映光,檐楼缀地。真是美不胜收。
儿子睡了,就在我身边。看着他清瘦的脸,望着车窗外苍茫的暮色,想着今后他天涯孤旅和人生的不易,此时,我不觉已泪流满面。妻啊,我的这种感受此时也只能对你说了。
妻,前些日子我曾在乡村公交上泣不成声,那是我爱父母;此时,我泪流满面,是因为我爱儿子;我还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会因你而肝肠寸断,因为你已成为我生命中最深的依恋了。
图片:网络
作者简介:高智山,网名大山,甘肃凉州人。武威师范生,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学历,中学高级教师。甘肃省诗词学会会员,武威市诗词协会会员。诗文散见于《时代作家》、《文学百花苑》、《祖国》、《东方青年》、《素质教育》、《武威日报》、《西凉晚刊》、《武威诗词》等刊物和一些网络平台,曾获北大荒文学馆、耕读书会举办的“相约耕读 美文人生”散文作者全国网络大赛二等奖和国家级、省级刊物编辑部评选的“古诗赏析文”一等奖。著有诗文集《风影鸿爪》。现供职于武威第五中学。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欢迎您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285095385@qq.com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文社对投稿作品有修改、编辑、宣传等权利,同时尊重作者署名权。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谢绝微信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