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寓言体小说】云海居士:牛人趣事(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2021年遇见你是个缘
云海居士,本名韦云海,男,壮族,广西都安人,一个喜欢思考、喜欢阅读、喜欢交流的作家,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辽河》《三月三》《金田》等,著有长篇小说《潮湿的记忆》等,一直秉承以文会友,广结善缘的信条。
牛人趣事
文/云海居士

4
韦娜穿着很朴素,20来岁,刚参加工作两年,这次来古鸟村驻村,主要是来看牛,调研养牛的情况。听说林老二家长期养牛,属于自发的,肯定有些经验,所以局长就派她来调查摸底,看看村里的养牛现状,是否可以扩大养殖规模,还需要什么技术支持,养牛产业是县里主推的产业,涉及民生,要上规模,必须好好调研,要摸石头过河,才能逐步做成这个养牛产业,拓宽农民的增加收入渠道,解决农民的钱袋子问题。
韦娜随张阿姨一路走着,特猛在前面跑来跑去,算是开路了。除了听她叨叨絮絮讲了古鸟村的情况,还有古鸟村这几年脱贫攻坚带来的巨大变化,有时,她也拿村里的老光棍侯老四来说事,要不是得了危房改造项目,侯老四的老破屋就算等到猴年马月也改变不了,所以她又搬出侯老四与阿凤的风流韵事,还有有些下流的段子——韦娜听了一直摇头,她不想听张寡妇唠叨,说别人的坏话,所以想把话题转了一下。
侯老四最坏了,见了我就砸石头,我恨他,我恨死他——特猛见这位美女故意把话题移开,所以忍不住插嘴,它跟侯老四本来就有仇的!
特猛,乖点,别乱插嘴。张寡妇凶一下特猛,特猛立马闭上嘴巴,溜到前面的石林,举起后腿,开始撒尿,随后又往前跑去了。
这时,韦娜看到了一座三间七层的高楼,装修得富丽堂皇,豪宅啊——她就问:张阿姨,这家好有钱啊,这么好的楼房啊!
对啊,他们家有三个兄弟去广东打工,每个人都有小汽车,老二还是一个大老板呢。他们家算是古鸟村首富,在新洲古镇也排上号的。
太厉害了。张阿姨,你也不错啊,三层楼房,还有经销店,挺好的。
我算什么呀,古鸟村虽然是贫困村,但是暴发户也不少,老板太多了,我一个小小的经销店算不上什么,还排不上号呢。我也不怕告诉你,村里的人来买东西大多是赊账的,要是不给赊账,那我的店就没有那么多人光顾了,不出几个月,我就该关张了,嘻嘻——张寡妇笑了笑,说话有些低声,她可不敢太大声,省得别人都听见,说她哭穷,反倒不美。
阿姨太会说话了,呵呵。
爬过一个坳口,张寡妇指着前面的高山说,那就是古鸟山——
哦,那山上鸟很多吗?
嘿嘿,不是不是,哪里有什么鸟啊,山上光秃秃的,除了石头就是石头,山上的树太少了,连草都难长呢。
是嘛?韦娜有些吃惊:连草都没有的山,养牛能行吗?
对啊,山上就住着林家一户,林二哥倒是种植了两亩柑桔,还种植一些蔬菜、瓜棚——对了,他还养牛,上午刚来我的店买洗洁净,说他的老母牛快要产崽了。
哦,哦——太好了,我这次来就是要了解养牛的情况,太好了。韦娜更加兴奋了,想不到古鸟村还有人养牛呢。
你还别说,林二哥养牛有一套,这么多年了,他就靠那头老母牛维持生计的。
那他拿什么喂牛啊?
他的果园有草,他从来不打药,而是割来喂牛的,他说,割了草喂牛,再长出来就是嫩草,老牛可幸福了,吃上嫩草呢,还有,林二哥的果园都不放化肥和农药,牛粪又沤肥,放果树了,所以他的果非常甜,好吃,味道特别好——每年卖果,他都是挑到半路就卖光了,牛逼啊!张寡妇说得眉飞色舞,管不住嘴巴,自然露出了市井的口头禅,弄得韦娜禁不住笑了起来。
韦娜饶有兴致地说:
哦哦,这个林二哥太厉害了,他的这种循环利用的经验值得总结,值得推广啊。
不能推广,林老头每次来店里买东西都买得很少,不能推广。
冷不丁,特猛又插了嘴,张寡妇瞪了眼睛,那模样甚是凶恶,带着几分恐吓的神情,骂道:又多嘴了,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去你的。
韦娜暗暗地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云海之巅,有一个神话传说,待到云开雾散时,一切都有了着落。
扫码关注我们展望未来,重新出发用心前行,腾飞202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